特拉法尔加海战

编辑
特拉法尔加海战

特拉法加海战(法语:Bataille de Trafalgar,英语:Battle of Trafalgar)是英国海军史上的一次最大胜利,英法此战中的指挥者正是一对历史上最著名的对手——具有传奇色彩的英国海军中将 霍雷肖·纳尔逊和皮埃尔·夏尔·维尔纳夫。1805年10月21日,双方舰队在西班牙特拉法加角外海面相遇,决战不可避免,战斗持续5小时,由于英军指挥、战术及训练皆胜一筹,法兰西联合舰队遭受决定性打击,主帅维尔纳夫被俘,18艘战舰当场被俘。(不包括科林伍德和斯特拉成后面俘获的战舰)英军主帅霍雷肖·纳尔逊海军中将也在战斗中阵亡。此役之后法国海军精锐尽丧从此一蹶不振,拿破仑·波拿巴被迫放弃进攻英国本土的计划。而英国海上霸主的地位得以巩固。

战前背景

1793年1月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将法王路易十六处死,英国以此为由驱逐法国驻英大使。2月法国对英宣战,英国则联合奥地利、普鲁士、那不勒斯和撒丁王国组成反法联盟,双方在陆地和海洋展开了一系列的激战。

1793年的土伦战役,初出茅庐的拿破仑第一次面对英国。他还不了解他的对手是什么样子的,就已经用大炮的火蛇扫荡了对方。看上去英国人的确是不足为惧的,至少在陆地上是如此。

1798年的埃及,督政府委派的全权指挥拿破仑几乎控制了一切。马穆鲁克骑兵这样的古代遗老遗少是挡不住经历了历次军事改革和大革命洗礼的法国大军的。然而英国舰队的如影随形,破坏了一切。海军名将纳尔逊,在尼罗河口的阿布基尔港,消灭了法国人精心拼凑的舰队。拿破仑遭遇了他军事生涯的第一次大失败。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失误,仅仅是因为英国海军在海上不可被击败。

拿破仑终于对英国人的实力有了一个最为直观的认识:海军封锁,间接战略。而他不懂海军,不能指挥海战。正如亚历山大、汉尼拔、凯撒都会尽力逃避海战那样,他的第一选择也是回避。

1799年11月9日,拿破仑发动军事政变,一手掌握法国的军政大权,于1800年6月战胜奥地利。而后俄国、土耳其等国家接连与法国缔结和约,反法联盟彻底解体,英法两国于1802年签订亚眠和约暂时休战,表面上达成了妥协,但这绝不是英国人能真心接受的。

不列颠岛上的海权之子们,即便是输掉了北美十三州的殖民地,也要用一场海战胜利去摧毁昔日仇敌之一的荷兰海军。拿破仑是他们之前从未遇到的对手,比太阳王路易十四时代的欧洲第一陆军还要难以对付。一次次反法同盟的迅速瓦解,都好像预示着英国固有的称霸大洋,扶植陆地盟友的战略已经不管用了。随着拿破仑帝国在欧洲的无限膨胀,越来越多的国家成为了拿破仑的领地。这些国家的市场因为英国海军的封锁与法兰西皇帝的锁国令同步生效,开始对英国商人关上大门。英国的产品因此堆积在不列颠的码头和仓库,英国的工人开始因此失业,英国的银行开始因金融衰退迹象而紧张,英国的士兵开始担心领不到军饷。不消灭法国人的海上力量,英国自己也难以为继。

1804年的拿破仑,以皇帝的身份打造他的大海军准备入侵英国,但他的天赋却无法在海上兑现。

法国海军曾经在路易十四时代,一度是世界第一的海军。法国陆军也曾经在千年里,数次影响了整个欧洲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军事发展方向。但海陆双重国家性质注定了战略的重心,资源的分配,都必须在陆地和海洋之间来回倾斜。当这样的国家想要在陆地和水上同时称霸,得到的结局就注定是不佳的。只要法国在欧洲大陆的争霸不停,庞大的常备陆军数量就不会削减,海军能得到的资源就不会增加,击败英国就只能是战略梦想。

法国大革命与动荡让海军将领与技术人员大量流失,激动的暴民与宣布效忠的中下层军官是那个时代法国海军的人才储备。维尔纳夫便是因此而成为了法国舰队的司令官。拿破仑嫌弃他无能,反应迟缓,犹豫不决,没有大将之风。但是维尔纳夫原本就不应该出现于这个位置上,换一个人也不会有更好的变化。

拿破仑的目标是避开英国海军,用其精锐的陆军直接登陆进攻英国本土,为了把强大的英国海军从本土牵走,法国舰队在大海上和英国海军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但由于一系列战略、战术的失误,海军中将维尔纳夫率领的法、西联合舰队被封锁在加的斯港内,拿破仑对海军大为失望,放弃了进攻英国本土的计划。

英国派纳尔逊去彻底解决被封锁在加的斯港内的法、西联合舰队。而港内的法、西舰队司令维尔纳夫听到拿破仑将派人接替他的指挥时,愤而决定在新司令官到来前率舰队溜出加的斯港,而港外的英国舰队正等待这一时刻的到来。

战前局势

英军封锁

法国海军受到皇家海军各舰队的封锁,基本上只限于在港口行动。而四个陆军军团9.3万人的主力入侵部队则在布洛涅等待。

由9艘战列舰组成的法国和荷兰联合中队驻扎在荷兰,被英军基思勋爵的11艘战列舰组成的唐斯中队封锁。两舰队均未参战。

在威廉·康沃利斯上将和他的查尔斯·科顿中将的领导下,英军海峡舰队在乌尚特和爱尔兰海岸之间巡逻,由15艘战列舰组成。托马斯·格雷夫斯海军少将用五条船封锁罗什福尔,罗伯特·考尔德海军少将用八条船封锁费罗尔。他们对法国大西洋舰队保持着严密的封锁,包括甘多梅海军少将领导下的布雷斯特线的21艘战舰、罗什福尔的三四艘舰艇、古尔登海军少将领导下的4艘法国舰艇和弗罗尔的格兰达拉纳海军少将领导下的8艘西班牙的舰艇。

在海军少将约翰·奥德和他的五艘战舰的监视下,六艘西班牙战舰和一艘法国战舰被困在加蒂斯港,奥德同时兼顾另六艘呆在卡塔赫纳的西班牙战舰。

在海军中将霍雷肖·纳尔逊的领导下,地中海舰队的12艘舰把维尔纳夫在土伦的11条船封锁起来。

每个指挥官都有许多护卫舰、单桅帆船可供传信。在更远的地方,米西塞在科克伦的追赶下,在西印度群岛航行,但双方没有战斗接触。

法军突围

拿破仑在1804年7月至1805年3月期间提出了四种不同的策略,每种策略的目的都是收集大量的船只并向海峡上游移动。共同的因素包括诱骗部分或全部被封锁的皇家海军舰队离开英吉利海峡,联合法国舰队解除对任何仍被困在港口的船只的封锁,并沿英吉利海峡向布隆推进,护送入侵部队通过。

到1805年1月,欧洲的战略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西班牙人曾与法国结盟,但拿破仑担心奥地利和俄罗斯,他们似乎正在与英国谈判。他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在海峡对岸部署大部分部队的危险,因为在那里他们不容易被召回。如果俄奥联军在东面开辟第二条战线,拿破仑就很难应付了,他还制定了一项新的战略,使他大部分闲置的舰队可能给英国带来麻烦。维尔纳夫和米塞西奉命出兵,并把他们的舰队带到海上,在那里他们将航行到西印度群岛,攻击那里的英国属地。这将迫使英国重新分配资源来保卫他们。 一旦英国上钩,他们的舰队即应返航驶往英吉利海峡,在爱尔兰让地面部队登陆以援助叛军,并控制英吉利海峡,为渡海登陆作战扫清道路。法国北方面临英吉利海峡的布洛涅港,已经部署15万法军,随时等着要登陆英国。

博弈海上

1805年1月11日,米西赛率领了5艘战列舰和4艘巡洋舰,从罗什福尔突围而出,向西印度群岛驶去。一个星期后,维尔纳夫率领11艘战列舰和9艘巡洋舰,开始驶出了土伦港。 负责封锁法国土伦港的是纳尔逊海军上将指挥的英地中海分舰队。纳尔逊不考虑其它的可能性,而认为维尔纳夫一定是驶往马尔它或埃及。于是立即向东赶去,于2月7日到达了埃及亚历山大港。当他没发现敌踪时,又赶往马尔他,在那里才知道由于遇到了风暴,维尔纳夫已经被迫返回土伦。

3月30日,维尔纳夫再次从土伦出航向西班牙的加的斯港前进以同西班牙舰队会合,然后再驶向西印度群岛。纳尔逊仍以为维尔纳夫是驶向埃及,于是把舰队部署在地中海中部等待他。 4月9日,维尔纳夫穿过直布罗陀海峡,在加的斯港口投锚,用讯号通知港内西班牙舰队出来。但是他却非常害怕纳尔逊会尾随在他后面,到了下午1时,他不再等西班牙舰队,而先起锚开船,让西班牙人跟在他后面跚蹒地前进。

纳尔逊直到5月6日才到达直布罗陀。在那里才知道维尔纳夫已在一个月前就到西印度群岛去了。纳尔逊一向是冲动性的和具有血气之勇,马上就立下决心,于5月10日,率领了10艘战舰和3艘巡洋舰,立即作横渡大西洋的航行。英国海军部得知维尔纳夫驶向西印度群岛,但却不知纳尔逊的行动,又派柯林伍德中将率11艘战舰出发追击。 当柯林伍德在途中时,偶然遇见一队英舰,才知纳尔逊已在追击中。假使这个偶然事件不发生,英国就会有21只战舰和3艘巡洋舰,去参加这个“追逐野鹅”的工作,而拿破仑的调虎离山之计就可得逞。

5月14日,维尔纳夫到达西印度群岛的马提尼克,但此时米西赛却没在那里等他,其舰队由于受风暴影响已返回法国的罗什福尔港。拿破仑已经不想再延迟,已于4月29日派马格仑少将率领2艘战舰渡过大西洋,把一个命令送达维尔纳夫,命令中规定他在接获之后,应在西印度群岛停留35天,假使没有法国舰队来与他会合,即应返航接出被封锁在费罗尔和布勒斯特的舰队,最后集中兵力进人英吉利海峡,开往布伦。 维尔纳夫于6月4日接到了命令,在6月7日又接获了纳尔逊已到达西印度群岛的消息。这个消息使维尔纳夫的神经大为紧张,于是竟不顾拿破仑的命令,于6月10日率舰队匆匆返回欧洲。纳尔逊又转身回赶,7月20日,纳尔逊返回了直布罗陀。

英国海军部长巴尔汉勋爵接到维尔纳夫舰队向比斯开湾行驶的报告后,立即命令负责封锁英吉利海峡的康华里思上将解出对罗什福尔等港口的封锁,将舰队集中起来,以来阻止维尔纳夫的企图。于是,除布勒斯特和西班牙的加的斯港外,其它法西两国港口的封锁都解除了。拿破仑的战略目标已经达到了一大半。

7月22日,维尔纳夫在西班牙西北的菲尼斯特雷角遇上了英国海军上将考尔德爵士的一支较弱的、只有15艘战舰的舰队。当时有雾,双方进行了一场非决定性的交战,有2艘法国军舰降旗投降。 但考尔德满足于2条船的战利品,并未进行追击。第二天,考尔德向北进发以与康华里思会合,维尔纳夫也张着满帆驶向费罗尔,并于8月1日到达。这一战的精神作用是具有决定性的,因为维尔纳夫对于自己的舰队缺乏信念,是已经不禁溢于言表了。 8月6日,他在日记中写道:“在浓雾之中,因为我方舰长对战斗和舰队战术完全缺乏经验,除了紧跟前面的船只以外,更无其它良策。在这里我们已成为欧洲的笑料。”

在费罗尔,维尔纳夫接到拿破仑在7月16发出的通信,命令他或是与罗什福尔和布勒斯特两个分舰队汇合在一起,或是只与两者之一会合在一起,然后兼速向爱尔兰和苏格兰行驶,以便与荷兰舰队会合。假使因为会战或其它原因,维尔纳夫不能完成其任务,则无论如何都不许进入费罗尔港,而应驶向西班牙的加的斯湾。 因为所托者是维尔纳夫这样一个人,所以命令中的最后这句指示,对于拿破仑而言算是一个极严重的错误。维尔纳夫根本不想去有英舰重兵封锁的布勒斯特,加的斯才是他心中想要去的地方。

8月2日,拿破仑离开巴黎前往布伦。在这里,拿破仑再一次向维尔纳夫发出命令:“开航!不要浪费一分钟,率领我集中的兵力进入海峡,英国就是我们的了,我们的一切都已准备就绪。你只要出现24小时,则一切都可完结。”

可就在第二天,拿破仑接到两个至关重要的情报,一是维尔纳夫舰队并未抵达布勒斯特,而是仍停留在费罗尔。二是俄军已经出发,准备与奥军会师。拿破仑立即意识到情况的危险性——法国将面临着强大的大陆敌人的进攻。他决定抓紧时间,在对付大陆敌人之前先给英国以致命的打击,因为他实在不忍心这个经过长期酝酿、周密运筹的出征英国的伟大计划就此束之高阁。他又一次催促维尔纳夫率领舰队起航北上。 维尔纳夫把3艘已损坏的军舰留在费罗尔港后,提心吊胆地向罗什福尔和布勒斯特行驶。8月13日,维尔纳夫发现远方有一支舰队,逐认为那是英国人。他本来就不想去布勒斯特,于是立即改向南行驶。 实际上,这是阿里曼德少将率领的法国罗什福尔分舰队,正在赶来与维尔纳夫汇合。假使维尔纳夫能与阿里曼德会合在一起,则他的兵力可增到34艘战舰,足以击败康华里思的20艘战舰。若是再继续向北而不是向南航行,那么布勒斯特的封锁即可能被解出。拿破仑对此感慨万分:“维尔纳夫所丧失的机会实在太大了!”

8月20日,维尔纳夫的舰队进入了西班牙的加的斯港。当时,“封锁”该港者为柯林伍德,一共只有3艘战舰。不久比克尔顿和考尔德(于1805年10月初因在之前的战斗中放过法国舰队,被与其不和的纳尔逊遣返回国接受审判,错过了海战)的舰队先后赶来增援,英国军舰增加到25艘,把加的斯港严密地封锁起来,联合舰队再也无法出海了。

这样,拿破仑入侵英国的一切机会也随之化为乌有。8月22日,拿破仑写信给海军部长德克雷说:“我认为维尔纳夫连指挥一艘快速炮帆船的资格都没有。他是一个既无决断能力又无魄力胆量的人。”9月2日,拿破仑离开了布伦,于是“英格兰军团”变成了“大军团”不渡海而开始准备渡过莱茵河了。

9月2日拂晓,纳尔逊正在伦敦一小溪边散步,巡洋舰“欧亚拉斯”号的舰长布莱克伍德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说维尔纳夫已经进入加的斯。于是纳尔逊的短假遂告结束。 9月15日,他乘他的旗舰“胜利”号扬帆出海。9月28日,他与柯林伍德的舰队会合,联合舰队被堵在了加蒂斯港内。

双方兵力

开战时,双方的海军实力悬殊不大。法西联合舰队有战列舰33艘。其中一艘是当时最大的四层火炮甲板战列舰“至胜三一”号,其它的战列舰是:3艘三层甲板战列舰;6艘80门炮船;22艘74门炮船;1艘64门炮船。此外,法西舰队中还编有13艘各类巡洋舰,光战列舰就有侧舷火炮2,626门,共载官兵21,580名。

英国舰队原来共有战列舰33艘。由于派路易少将组织马耳他护航队调走了6艘。留在纳尔逊编内的27艘战列舰中7艘是三层火炮甲板战舰,其余20艘为双层火炮甲板战舰。合计火炮2,148门,官兵16,820人,外加4艘巡洋舰和几艘辅助船。

双方计划

英国舰队方

纳尔逊的计划是将英国舰队分成二个支队和一支预备队,一支队由他率领,负责突破敌舰队中央,切断其前后联系;另一支队由科林伍德率领攻敌后卫。预备队负责消灭旗舰,令对方陷入混乱,最后逐个歼灭被分割的法西舰队。为保证作战效果,纳尔逊在作战方式上给予了下属极大的自主权,只要求他们充分发挥积极主动敢于近战的精神。纳尔逊的作战计划令各舰长们极受鼓舞,将此战术称为“纳尔逊秘诀”。

法西舰队方

与此同时,由维尔纳夫率领的法西联合舰队的境况则颇为困窘。拿破仑给维尔纳夫的命令是:从加的斯港出发,通过直布罗陀海峡前往地中海,配合拿破仑在意大利的军事行动。然而尚未动身,便被英国海军封锁在加的斯港内。10月8日,维尔纳夫召开作战会议。此时尽管他已经预见到纳尔逊会采取切断联合舰队前后联系,进而包围后方,各个击破的作法,但却拿不出有效的应战对策。他只是向手下强调:如果联合舰队占了上风,则应迫近敌人,然后一对一地作战;如果落了下风,虽应保持战线,而每个舰长也要各自为战。

开始阶段

1805年10月19日,法西联合舰队的军舰开始驶出加的斯港,但由于风向的问题,直到10月20日中午才全部驶入大海。而在这之前英国的侦察舰已经发现了联合舰队,纳尔逊下令拦截,10月20日夜间双方舰队不断逼近。10月21日拂晓,双方已接近至12英里,6时10分,纳尔逊发出“成两路纵队前进”的命令、6时20分,下令“备战”。联合舰队司令维尔纳夫知道战斗不可避免,为了便于舰队作战不利时撤入加的斯港,他下令舰队进行180度大转向,以使加的斯港位于舰队的下风位置,这一变化不仅严重影响了士气,而且造成联合舰队的队形陷入混乱。

在联合舰队因调转方向陷入混乱时,纳尔逊抓住战机下令进攻,英国军舰分成两个纵队,分别由纳尔逊乘坐的胜利号、科林伍德乘坐的王权号担任两个纵队的先导舰,“胜利”号上升起了著名的“英格兰期盼人人都恪尽其责”信号,随后又升起“进一步接敌”,英国舰队在一片欢呼声中向联合舰队直插过去。上午11时45分,联合舰队“激情”号向“王权”号开炮,特拉法尔加海战打响。

交战阶段

战斗打响15分钟后,“王权”号率领的下风纵队突破联合舰队的后卫,两舷火炮开始一起射击,不久遭受重创。25分钟后,纳尔逊率领的上风纵队也冲入联合舰队,上风纵队开始时向联合舰队的前卫进攻,但很快“胜利”号率领上风纵队突然转向联合舰队的中部发起进攻,这就是著名的“纳尔逊秘诀”,联合舰队的前卫丝毫没有关心要求其回援的信号,而只顾前驶。约12时30分,“胜利”号穿过“布桑托尔”号时,一阵左舷齐射造成成百法国人伤亡。当其他两艘英舰上来围攻“布桑托尔”后,“胜利”号又向右与冲上来的法舰“敬畏”号交火,“敬畏”号是联合舰队中最小但是作战最勇敢的军舰,两舰进行了古老而残酷的接舷战,在甲板上指挥作战的纳尔逊不幸被“敬畏”号上的狙击手击中负伤,而“敬畏”号随后也被俘虏,打死纳尔逊的法国狙击手被击毙。此后,法西联合舰队进行了竭力抵抗,但败局已定,在血战了2个多小时后,下午2时5分,联合舰队旗舰“布桑托尔”降下帅旗,舰队司令维尔纳夫被俘,上风纵队的战斗结束。下午3时左右,科林伍德率领的下风纵队也取得胜利。作为海战的尾声,下午3时30分,在海战已经进行了2个多小时后,由迪马努瓦海军少将率领的联合舰队前卫返回了战场,但在返回途中有两艘自己的战舰竟然发生相撞而退出战斗,面对严阵以待的英国舰队,仅仅20分钟这次反攻就告失败。“胜利”号对掉头逃跑的联合舰队进行了一次齐射,以示送行,纳尔逊就在这炮声中与世长辞。

战斗结果

10月21日下午4时30分,炮声终于停了下来,但弥漫的硝烟、浓厚的火药味仍笼罩在战场上空。鲜血染红了海面,有的军舰还在燃烧。整个会战,英军共死458人,伤1208人。法军死2218人,伤1155人。西班牙军共死1025人,伤1383人。总计联合舰队被俘三四千人之间。伤、毙、俘加在一起,共有1.3万人。法国和西班牙联合舰队的41艘战列舰中,有17艘被俘,1艘被击沉,9艘逃往加的斯,4艘逃向直布罗陀,其他战舰则分别逃往别的地方,当夜幕将垂时,风暴大作,一连就是四天。而在整个会战中和风暴之中,英国都未损失一艘船。

特拉法加海战英国取得巨大胜利,法国海军则精锐尽丧。海战中英国皇家海军舰队阵亡458人,受伤1246人,军舰无一损失;法西联合舰队阵亡3243人(法国2218人,西班牙1025人),受伤2538人(法国1155人,西班牙1383人),被俘约7000人,1艘战舰被击沉、7艘被俘。

法军将领科斯茂在26日出港,夺回了2艘战舰,但自己又损失了3艘,其中一艘被夺回的战舰触礁沉没,一艘法舰自行重夺战舰,回到加的斯,后来前往直布罗陀的战舰全部被斯特罗恩爵士俘虏。

1805年10月27日,科林伍德派拉皮罗提尔中尉所指挥的小船“皮克尔”号回国报捷。1805年11月4日,拉皮罗提尔在法尔茅斯上岸后,在那里只停留了半点钟,即出发前往伦敦。他一路调换了19次马,于11月6日清晨1时赶到海军部。拉皮罗提尔见到英国第一海军大臣巴勒姆勋爵的第一句话是:“报告!我们获得了一次伟大的胜利,但是却丧失了纳尔逊勋爵!”

战役评价

特拉法尔加海战是帆船海战史上以少胜多的一场漂亮的歼灭战,也是19世纪规模最大的一次海战。纳尔逊在这场海战中敢于突破陈旧的战斗序列理论,运用灵活机动的战术,使法国和西班牙联合舰队一败涂地。纳尔逊非凡的胆略和高超的指挥艺术,使他成为一代名将而功垂史册。英吉利民族为他而深感自豪。他的敌人拿破仑对他也是推崇备至的,当听到纳尔逊的死讯后,拿破仑当即命令在每艘法国的军舰上,都应挂上纳尔逊的画像,是为纪念他,同时也是以他作为法军学习的榜样。这从一个例子,也反应出拿破仑所具有的统帅气质和大将风度。此后不久,随着蒸汽动力战舰的出现,一个新的时代马上就要到来了。

英国军事理论家富勒在《西洋世界军事史》中评价说:“无论从那一方面来说,特拉法尔加海战都是一个值得记忆的会战,它对于历史具有广泛的影响。它把拿破仑征服英国的梦想完全击碎了。一百年来的英法海上争霸战从此告一结束。它使英国获得了一个海洋帝国,这个帝国维持达一个世纪以上。

特拉法尔加海战打破了拿破仑进攻英国本土的计划,它确立了英国在此后100年中的海上霸权,给普鲁士、俄国、奥地利那些被拿破仑打得心惊胆战的君主们打了一针强心剂。就像英国历史学家威尔逊在《剑桥近代史》中所说的那样:“特拉法尔加海战在1799年到1813年的拿破仑战争中,是一场有着决定性意义的会战。”

法西联合舰队在特拉法加战役惨败是很耻辱的战败。 法西联合舰队的水手经验不足,司令官维尔纳夫指令变来变去,法西联合舰队的队形从一出海便惨不忍睹。两军交战前,维尔纳夫甚至下令舰队180度大转弯。就这样,像一群乌合之众的法西联合舰队,碰上神勇的纳尔逊,当然是溃不成军。而英国舰队在纳尔逊指挥下,一开始便集中火力猛轰维尔纳夫的旗舰。开战数小时后,维尔纳夫的旗舰倍申达利号实际上已完全瘫痪,维尔纳夫不得不投降。

在特拉法加海战,英军统帅纳尔逊独创性地运用一些不同颜色和图形的信号旗沟通舰队之间的联系,现代海上通用的国际信号旗(亦称“万国旗”)即由此演变而来,成为了战胜法国舰队的重要因素。他的这个旗号为“英格兰企盼着人人都恪尽其责!”(England expects that every man will do his duty),已成为英国人日常生活中所熟悉和惯用的习语。

英国历史学家威尔逊在《剑桥近代史》中所说,特拉法尔加海战在1799年到1813年的拿破仑战争中,是一场有着决定性意义的会战。毋庸置疑,这场大规模海战,几乎歼灭了整个法西联合舰队,它破坏了拿破仑进攻英国的计划,也为备尝法国侵略之苦的俄国、奥地利打下了一剂强心针。

战役影响

拿破仑的偶像中,普鲁士军事家腓特烈大帝对他影响巨大。七年战争,小小的普鲁士,用一支顽强的军队与法国、奥地利、俄国三强,来回周旋。1805年后的拿破仑也发现,他的欧洲大帝国也如同被包围的普鲁士一般,由英国人控制的海洋环绕。于是更为严格的大陆封锁政策开始实施。普鲁士人当年的内线优势,他一样也有。

特拉法尔加战役的影响在此后的几年并没有立即生效。英国人的货物继续积存本岛,法兰西帝国的军队继续在大陆的战场上创造神话。1805年的海上大决战失败,使得拿破仑不再需要担忧自己的海军命运如何。他可以专心致志地打理欧陆霸权,敲掉每一个还敢起来对抗他的刺头,封锁孤悬海外的英国人。内线优势让拿破仑有了可以饿死英国人的幻觉。

但在拿破仑无法触及的地方,英国人的权势依然在增加。从地中海的直布罗陀到马耳他岛,从亚洲的印度到马六甲海峡和整个南洋地区。各个欧洲国家的殖民地不再能得到母国的支援和保护,被英国人占领,或者索性与英国人合作是惟一出路。还有远比欧洲广袤的美洲大陆,同样成为了英国人的市场,而不被法兰西皇帝的禁令所左右。当拿破仑不断用新征服领地上的资源来扩充和维持法国的庞大陆军时,英国人却在更为广阔的领域内继续自己的商品经济、维系金融优势和扩大资源配置。

拿破仑最终发现,他没法饿死英国人。相反,欧洲大陆本身开始陷入了饥馑。尤其是那些靠海的国家,不得不继续走私英国的低价商品,拒绝法国人在高昂税率下出产的高售价。1808年,为了教训破坏欧陆团结的葡萄牙,法国军队又为自己的内线优势而增添了一片无底洞般的新战场。为了控制南方,很快法国人又不得不入侵西班牙来维持局面。这次,英国陆军终于出手,并且在葡萄牙和西班牙两个国家的帮助下,死死拖住了更多法国军队。英国的商品则从两个国家的港口,不断穿透拿破仑的大陆经济防线。

此时的拿破仑还不会感到大难临头。处于权利顶峰的他似乎忘记了偶像腓特烈大帝的结局。那个把内线战略优势玩尽的普鲁士,差点被三个强敌撕碎。而腓特烈之所以能依赖内线战略支撑多年,靠的不仅仅是高昂的税率,对被占领土地的洗劫;英国人不断给予的经济援助,也是普鲁士战争机器的燃料之一。虽然只有17%,但少了这些,腓特烈早就崩盘投降了。从1805年特拉法尔加海战的胜利,到1812年拿破仑灾难性的俄国远征,再到1813年的莱比锡大决战。英国人不仅撮取了比过去多的多的资源,也给各个反对拿破仑的国家以远远多于过去给腓特烈一家的经济援助。

当法国人的60万常备军军费从半岛战争前的4亿6千万法郎,猛涨到莱比锡之战时的8亿2千万法郎。对面的英国人却让自己的棉纺工业上升到了世界总体份额的30%,生铁产量比1786年增长了6倍之多。1793年到1815年,英国通过直接和间接税收获得了12亿1千万英镑的收入,同时通过债券市场额外获得了4亿4千万英镑更大的经济效益。这些资源中的很大一部分,都为法国在欧陆上不断培养了一批更比一批强的对手。在全球霸权面前,内线优势竟然是如此脆弱。

1813年的莱比锡之战,成为欧洲近二十年混战的最高潮。不可一世的拿破仑带着19万法国大军与他在欧洲大陆上33万宿敌们,展开了最惨烈的厮杀。纵然拿破仑依然是那个足以位列西方四大名将之一的时代将星,对手们的闪光点依然需要在他的光芒笼罩下才得以体现。但死伤更多的反法同盟军终究击破了拿破仑不可战胜的神话,并在第二年占领了巴黎。

从这点来看,特拉法尔加海战的意义如此非凡。拿破仑的军事天赋与法兰西帝国的盛极而衰,其实都是被善于经营理财的英国人给活活拖死。

来源:领袖家人物百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次更新 由努力搬砖小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