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自远

编辑

欧阳自远(1935.10.9 —),天体化学与地球化学家,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简称UIC)荣誉院士,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国际院士联合体第一主席 。

欧阳自远1956年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现中国地质大学),1960年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矿床学研究生毕业,先后任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副所长,中国科学院资源环境科学局局长、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贵州省科学技术协会主席等职 。

欧阳自远长期从事地球化学、天体化学、比较行星学、地外物体撞击地球诱发生态环境灾变与生物灭绝等研究,其学术成果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与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三等与一等奖、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等 。

人物经历

早年经历

1935年10月9日,欧阳自远院士出生于江西吉安。抗战胜利后,随父母迁移到永新县。

1950年,在当时的阳明中学念高一。

1952年,高中毕业时,正值国家需要大批地质工作者去探明地下的宝藏,国家提倡和鼓励学生报考地质专业,欧阳自远违背了父母希望他学医的愿望,第一志愿是北京地质学院,第二志愿是南京大学天文系,第三志愿是北京大学化学系。

求学经历

1952年9月,欧阳自远跨进了北京地质学院勘探系,先后被评为全校优秀学生、北京市“三好”学生、优秀毕业生。

1956年3月,欧阳自远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6年7月,欧阳自远的毕业论文《河北兴隆寿王坟矽嘎岩型铜矿的成因》被评为优秀毕业论文,并留校做苏联专家拉蒂斯的研究生,攻读地球化学专业。

1957年开始,欧阳自远每天天未亮就带好一壶水、两个馒头,背着地质袋子,下到凹凸不平的坑道里观察矿脉,描述岩层,采集样品。

1957年3月至1960年2月,为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矿床专业副博士研究生,以矿床地球化学家涂光炽教授为导师。

1960年,欧阳自远在中国率先系统开展各类地外物质(陨石、宇宙尘、月岩)和比较行星学研究。

1960年2月至1960年11月,在北京外国语学院留苏预备部学习。

1960年12月至1966年4月,任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1961年,欧阳自远从中科院地质所研究生毕业。毕业后,欧阳自远在侯德封院士指导下从事核子地质学的研究工作,侯院士派他到中国科技大学进修了一年核物理,再到中科院的加速器室进修了半年。

科研路上

1964年初,欧阳自远接受国防科委的委托,从地质所挑选了6个人,组成研究小组,命名“219”小组,承担中国地下核试验场和试验前后的地质综合研究。

1966年4月至1988年6月,先后任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副所长。

1976年,吉林陨石雨事件发生,中国组织了以欧阳自远教授为首的由全国有关研究单位及高等院校参加的一个全国性联合科学考察组,对吉林陨石进行了综合研究。

1978年,欧阳自远对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布热津斯基访华时赠送的1克重的月球岩石样品取了0.5克作研究。

1988年6月至1993年1月,任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所长、资源环境科学局局长。

1991年,欧阳自远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1991年3月至1993年10月,任中国科学院资源环境科学局局长。

从政经历

20世纪80年代初,贵州省领导力荐欧阳自远出任分管科教文卫的副省长,欧阳自远婉拒了邀请。几年以后,贵州省领导再次力荐他担任副省长,欧阳自远再次婉拒邀请。20世纪90年代初,贵州省领导再次向欧阳自远发出从政邀请。

1993年1月至1994年3月,任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兼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

1994年3月,任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兼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省科协主席。

转向空间

1994年起,欧阳自远开始向有关方面极力建议开展探月工程项目,“863计划”专家组通过了欧阳自远的一份正式的探月科研报告。

2003年底,欧阳自远1994年的正式的探月科研报告被送进了中南海,2004年1月24日,温家宝总理在报告上签字,国家正式批准了“嫦娥一号”计划的实施方案。

2007年7月,被贵州省遴选为贵州省首批核心专家。

2008年6月13日,欧阳自远出任奥运圣火在贵州省传递的第一棒火炬手。

2012年11月20日上午,欧阳自远应邀为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2012年战略情报研究培训研讨班作题为“国际深空探测进展与中国的初步设想”的特邀学术报告。

主要成就

科研成就

地质研究

1964年初,欧阳自远接受国防科委的委托,率领“219”小组参与地下核试验包括后来的原子弹试爆选址。他率领“219”小组进行地质详查和填图,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并开展了地下核试验流程与图像的一系列模拟实验和技术难关的研究。在此基础上,通过科学的分析论证,选定了试验区,系统提交了地下核试验场区的各类研究报告。经过反复试验攻关,解决了最让人头痛的石灰溶解问题。

欧阳自远还参加了高空核爆炸、触地核爆炸的相关工作。

天体化学

1976年吉林陨石雨事件,以欧阳自远教授为首的全国性联合科学考察组,对吉林陨石进行深入而系统的综合研究,研究内容涉及岩石学、矿物学、化学组成、有机质、年代学、同位素、热、宇宙线辐射、天体力学、碰撞演化史等方面,并先后与美国、德国、瑞士和日本等国密切合作,发表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论文(有关吉林陨石论文百余篇)。

经过多年的探索,欧阳自远院士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吉林陨石多阶段宇宙线暴露模式和吉林陨石形成演化模式,在陨石学研究领域成为一个经典模式,并被各国科学家广泛引用。

在陨石系统研究的基础上,先后开展了高空(33—38公里)、海底和地层中的宇宙尘,以及月球岩石等地外物质的研究,进而结合太阳系各行星的探测成果,进行比较行星学的理论研究和实验模拟。

随着全球变化研究的深入进行,又开展了地球历史中地外物体撞击诱发气候和环境灾变与生物灭绝过程的研究,并从地球原始不均一性的形成与演化探讨全球构造演化与成矿控制。

探月领域

欧阳自远对1978年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布热津斯基访华时赠送的月球岩石样品进行研究,共发表了40篇相关文章,最终确认这块石头是‘阿波罗17号’采集的,并确认了采集地点,甚至还确认了石头所在的地区是否有阳光照射等等。

2004年1月24日,国家正式批准了“嫦娥一号”计划的实施方案,欧阳自远参与并指导中国月球探测的近期目标与长远规划的制订,具体设计国内首次月球探测的科学目标与载荷配置和第二、三期月球探测的方案与科学目标。欧阳自远承担了“嫦娥工程”首席科学家的重任。

科研获奖

1978年,“我国地下核试验地质效应综合研究”获国家科学大会奖、贵州省科学大会奖。

1986年“吉林陨石综合研究”获中科院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1988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

1991年《天体化学》获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

学术著作

欧阳自远著,核转变能与地球物质的演化.科学出版社,1974

欧阳自远,王道德主编.月质学研究进展.科学出版社,1977.1-312

欧阳自远. 天体化学. 科学出版社,1989. 1-386

欧阳自远,章振根主编. 八十年代地质地球化学进展.科学技术出版社重庆分社,1990,1-447

欧阳自远主编,中国矿物学岩石学地球化学研究新进展, 兰州大学出版社出版,1994,1-446

欧阳自远,行星地球的形成与演化,地质地球化学,1995,(5),1-105

欧阳自远,倪集众,项仁杰,地球化学:历史、现状和发展趋势,北京:原子能出版社,1996,1-274

欧阳自远等著,小天体撞击与古环境灾变,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武汉,1997,1-170

欧阳自远等著,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河南人民出版社,1998,1-301

欧阳自远主编,世纪之交矿物学岩石学地球化学的回顾与展望,北京:原子能出版社,1998,1-413

欧阳自远等著,《月球探秘》,海燕出版社,200

欧阳自远,王世杰等编著,2001,《地球化学——地球的化学过程与物质循环》,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

欧阳自远等著 《月球——人类走向太空的前哨站》,清华大学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

欧阳自远编著,《永远的月球梦》,贵州科技出版社,2004,1-284

欧阳自远等著 《月球科学概论》,宇航出版社,2005

学术论文

欧阳自远等.(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吉林陨石联合考察组).吉林陨石的矿物、岩石研究及其形成与演化的过程. 中国科学, 1978(5):329—340

欧阳自远,G 霍依兹 ,M 赫布纳,T 克尔斯顿. 吉林陨石的宇宙成因核素与两阶段辐照历史. 中国科学(B), 1983,(11):1039—1049

欧阳自远.李春来.邹永廖.刘建忠,2003,月球探测的进展与我国的月球探测,中国科学基金,(4):193-197

Ouyang Ziyuan, Mineralogy and Petrology of the Kirin Meteorite and its Formation and Evolution. Scienta Sinica , 1, 1978(6):805—822

Ouyang Ziyuan, Wang Daode, Guo Qiti.Thermal Metamorphism of the Parent Body of the Kirin Meteorite and Its cooling Process. Meteoritics,1979,(4)570

Ouyang Ziyuan, Zhou Xiaoxia.A study on Cosmogenic Radionuclides in the Meteorites Falling Recetly in China. 16th International Cosmic Ray Conference Paper, IUPAP, kyoto, Japan, 2 OGLL, 1979,315—320

Ouyang Ziyuan. On Cosmogenic Nuclides and Irradation History of the Jilin Meteriten.The 5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Geochronology, Cosmochronology and Isotope Geology, The Geocheical Society of Japan et al, Tokyo, Japan, 1982, 292—293

Ouyang Ziyuan, Heusser, G ,Kirsten T. The Irradiation History and Preatmospheric Size of the Jilin Chondrite. The 5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Geochronology, Cosmochronology and Isotope Geology, The Geocheical Society of Japan, et al, Tokyo, Japan,1982, 294—295

Ouyang Ziyuan, Heusser G. Reconstruction of the Jilin Meteorite Prior to Its Entrance into the Atmosphere. Kexue Tongbao, 1983, 28(9): 1234—1237

Ouyang Ziyuan, Heusser G, Hubner M, Kirsten T. A Study on Cosmgenic Nulides in Jilin Meteorite and Its Two-Stage Iradiation History,Scientia Sinica,1984, 27(8):320—332

Ouyang Ziyuan and Li Zhaohui. Research on the Jilin Metrorite During the Past Ten Years. Sclectins from the bullletin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es, Science Press,1986,319—326

Ouyang Ziyuan, Li Bin. Investigation of Extraterrestrial Matettals in China. Advances in Science of China-Eaeth Sciences, Science/ press, Beijing,China, 1986, 1(2):215—249

Ouyang Ziyuan et al. Depth distribution of cosmogenic nuclides in boring core samples of Jilin meteorite and its cosmic ray irradiation history, Scientia Sinica (A), 1987, 30(8):886—896

Ouyang Ziyuan , Xiao Xiaoyue and Chai Zhifanf. Simulation Experiment of Meteorite Ablation and the Criteria of Ablated Cosmic Dust. Kuxue Tongbao, 1987, 32(18):1267—1277

Ouyang Ziyuan, Xie Hongsen and Chen Fu, V. Initial Chemical Composi tons of the Earth and Chmical Evolution of Geospheres. In:Natiomal Report on Volcanlogy and Chemistry of the Earth’s Interior.Bejing, China National Committee for IUGG, 1987, 1—9

Ouyang Ziyuan, Fan Caiyun,Yi Weixi,Wang Xiaobin, F Begeman, T Kerten,G Heusser and E Pernicka.Distribution of Cosmogenic Nuclides in Boring Core Samples of Jiilin meteorite and Its Cosmic Ray Irradiation History. Scientia Sinica ( A),1987, 10(8): 887—896

Ouyang Ziyuan, Li Chunlai, Ouyang Xinling, Cosmic dust research activities in China and Memory of Professor Yamakoshi, 1996, Proceedings of Kazuo Yama-koshi Memorial sym-posium: Cosmic Dust and Related Topics, edited by M. Nagano and H. Ohashi, Institute for Cosmic Ray Research, University of Tokyo, Tokyo, 1996.01, P8-19

Ouyang Ziyuan et al. Cosmogenic nuclides in two drill core and some strewn field samples of the Jilin Meteorite, Abstracts TODAI Intern. Symposium on CIG, Tokyo, 1996,17-20

Ouyang Ziyuan, Wang Shijie, Li Chunlei Space Chemistry, Yan Yi-xun eds.,1994- 1996 National Report of space science activity in China,1996,pp47-55

Ouyang Ziyuan, Ji Hongbin, Wang Shijie, Yang Ruidong and Wang Shangyan, 2002, Geochemical compositions of carbonate rocks and their acid-insoluble residues: Implications for the genesis of dolomite, Geochim. et Cosmochim. Acta., Special Supplement, A572-A572

人才培养

培养理念

欧阳自远他提出人才与成果是统一的,不可分割的。他强调第一流的研究所要出第一流的成果,出第一流的人才。对于人才尤其是科技人才的培养,欧阳自远院士认为有两个重要阶段:其一是学会怎么学习,其二是学会怎么做人,二者缺一不可。他强调,科技工作者得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只有这样才能走得更远。

欧阳自远常给科研人员作学术报告,讲授地学领域的新理论、新思潮,以提高在职人员的理论水平;到兼职的院校给教师和同学上课;亲自指导硕士生、博士生和博士后完成学业和从事科研工作。

欧阳自远要求学生和青年科研人员善思考、有闯劲、有创见;扎实基础,根深叶茂;在实践中不断提高,训练正确思维,提高分析、综合与表达能力。

欧阳自远认为一个人一生的科研道路与自己选择的进取方向关系非常密切,个人的研究应该跟国家的需要结合在一起,要心系民族的振兴和国家的强盛。有了使命感,也就有了学习和研究的动力。他认为现在最时髦的东西将来也许是过剩的,要看到今后10年、20年科学发展的方向,做好前期研究,当国家需要的时候把它衔接上去。对于一些比较成熟的学科,前人已构筑好了框架,甚至已经很充实了,年轻人应该争取去创建新的框架,打开一些新的路子。

欧阳自远提出一个人不一定要精通两门外语,但最好学两门专业,在专业边缘的结合处,恰恰会有新的东西有待发现;他主张有条件的话,大家都转行,如果一个人有两门扎实的专业知识,他一定非常有出息。转行、转单位、转系、转导师等都是行之有效的方法,不要受一个人的影响太深,要多途径汲取营养。

培养成果

从70年代起至2007年,欧阳自远先后为国家培养了硕士、博士和博士后50名,有的已成为中国地学研究、教学和生产的骨干力量,有的已成长为地球化学各领域的学术带头人。

社会职务

现任职务

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所、地质所,兰州地质所兼职研究员。

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上海大学、浙江大学、中国地质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成都理工大学、长春科技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中南民族大学、复旦大学、中国石油大学、海南师范大学、桂林理工大学客座教授;新疆大学名誉教授。 华东师范大学地理学拔尖创新班名誉班主任。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高级顾问。

天津理工大学、贵州大学名誉校长、中国科学家协会荣誉会长。

华南理工大学、吉林大学双聘院士。

中国矿物岩石地球化学学会名誉理事长 、中国空间科学学会常务理事 。

《矿物岩石地球化学通报》、《地质地球化学》主编;《空间科学学报》,《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南极研究》及《Chinese J. of Geochemistry》副主编;《中国科学》等8种科技杂志编委。

国际环境科学中国委员会副主席、国际岩石圈中国委员会委员、国际地圈生物圈对比计划中国委员会委员、国际空间研究中国委员会委员、国际院士联合体第一主席。

个人生活

家庭背景

欧阳自远的祖父、父亲、叔叔,一家人以开药房为生。祖父在战乱年间卖过不少稀缺的药给红军,父亲为此顶替去坐过牢。

抗战胜利后,父母迁移到永新县,家族药房“九州药房”在县城很有名气。

名字由来

欧阳自远的名字取自《论语》:“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欧阳自远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痛了一天一夜。最后医生只好用产钳把孩子钳了出来。正在侧房里念书的舅父当时正好念到《论语》中“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句,于是舅父就对家人说,这个孩子出生这么艰难,肯定是来自遥远的地方,就叫他“自远”吧。欧阳自远由此得名。

欧阳自远说,这个名字跟自己以后的人生之路很有关系。从孩提时代开始,他即对星空产生了浓厚兴趣,中学时,还参加了天文小组。虽然在报考大学时,他响应国家号召,报考了当时国家最需要的地质学专业,但对航天的痴迷并没有就此消褪。

巡回讲演

欧阳自远每年都要在全国巡回讲演十余场科普报告,其中有不少中学和小学请他去做讲座,他也欣然前往,欧阳自远说:”青少年是很重要的一个时期,培养他们对科学的兴趣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很希望能成为他们的领路人。”

家庭生活

欧阳自远有三个孩子,但没有一个从事与地质有关的工作,欧阳自远说:“这个工作太艰苦了,不想让他们干这个。”欧阳自远记不住儿孙的生日,只记得他们的年龄。由于太忙,他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教育自己的孩子。“三个孩子在其夫人的教导下,都念到了硕士、博士学位。两个女儿在美国工作,儿子则在中国从事通讯行业。

欧阳自远的夫人邓筱兰说,欧阳自远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工作和学习上,已经70多岁的他,一回家就钻进书房,家里什么事都不管,什么都凑合。衣服恨不得天天穿同一件,饭做好了,叫他吃他就吃,至于烧得怎么样根本也无所谓。她把家里的洗脸毛巾、洗脚毛巾分得很清楚,也很讲究,可欧阳自远一直分不清,致使他一洗脸,妻子就紧张,赶紧去卫生间看,弄不好就错了。甚至自己拿多少工资,欧阳自远也不太清楚。

由于所从事工作具有复杂性和保密性,欧阳自远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有四十多年几乎没回过家,中间有一次因为工作路过一回,但是没有下车。偶尔回家,儿子不认识父亲,跟母亲说,家里来了位不认识的叔叔。

人物评价

嫦娥之父。

“从世界范围的观点来看,这部《天体化学》是独一无二的”、“在西方,还没有在广度和权威性方面可以与之相媲美的著作出版”。(国际同行专家评《天体化学》)

圆梦之路执著而坚定。(《中国科学报》)

从青涩少年到揽月大师,从地球到月宫的探索跋涉,他的每一个脚印中都凝聚着同一个词——报国心。(《欧阳自远传》,澜涛、陈昕著)

人物影响

欧阳自远星

2014年11月,为弘扬欧阳自远的学术贡献和科学精神,一颗由国家天文台施密特CCD小行星项目组于1996年发现并获得国际永久编号第8919号小行星,被命名为“欧阳自远星”。

《欧阳自远传》

《欧阳自远传》是2009年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为澜涛、陈昕。

来源:领袖家人物百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次更新 由努力搬砖小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