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德雷克

编辑
弗朗西斯·德雷克

弗朗西斯·德雷克(Francis Drake)(1540~1596年1月27日)是英国著名的私掠船船长和航海家,同时也是伊丽莎白时代的政治家。

德雷克在1577年和1580年进行了两次环球航行。1581年4月,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亲自登船赐予德雷克皇家爵士头衔。1588年德雷克成为海军中将,在军旅中曾击退来自西班牙无敌舰队(Spanish Armada)攻击,德雷克由此受封为英格兰勋爵。

1589年,德雷克由于科伦纳·里斯本远征失利而失宠,后与霍金斯1595-1596年西印度群岛远征接连失利。1596年1月27日,他因痢疾病逝于巴拿马。

生平履历

1540年:弗朗西斯·德雷克出生于英国德文郡的塔维斯托克镇。

1549年:由于逃避宗教迫害,德雷克全家搬到了肯特郡。

1567年:德雷克第一次探险航行,从英国出发,横越大西洋,到达加勒比海。

1569年:第二次探险航行,从加勒比海再往前,到达了中美洲。

1577年:第三次探险航行,德雷克循着麦哲伦的航线出发。由英国前往南大西洋,抵达了南美洲东海岸。

1578年:发现了合恩角和德雷克海峡,德雷克海峡就是用他的姓氏命名。同年8月,德雷克通过南美洲南端最危险的麦哲伦海峡。在航程中德雷克将舰队旗舰鹈鹕号(Pelican)改名为金鹿号(Golden Hind),因为此船赞助人海顿爵士的徽章盾牌上是一只金鹿。

1579年:德雷克与金鹿号在沿着南美洲西岸往北航行,北上一直航行到北纬48度的加拿大西海岸,发现无法通过北冰洋,只好改为横越太平洋向西航行,经过菲律宾群岛,穿过马六甲海峡,横越印度洋,绕好望角再次横越大西洋。

1580年:9月26日,回到英国普利茅斯。

1581年:4月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亲自登船赐德雷克皇家爵士头衔。9月德雷克成为普利茅斯的市长,之后又成为议会议员。

1588年:德雷克成为海军中将,在军旅中曾击退西班牙无敌舰队(Spanish Armada)攻击。

1589年:科伦纳·里斯本远征严重失利,被国民誉为民族英雄,长期深受恩宠的德雷克,因为这次失败,逐渐失宠和被疏远了。

1595年:西印度群岛远征,由于德雷克与霍金斯间的争吵以及德雷克指挥上的失误,远航没取得任何收获。

1596年:1月27日,因痢疾病逝于巴拿马。

早年生活

1540年,法兰西斯·德雷克出生于英国德文郡的塔维斯托克。德雷克的父亲是普利茅斯背面塔维斯托克镇一个自耕农。1549年康沃尔郡天主教徒曾经发起“祈祷书叛乱”,反对爱德华六世使用英语祈祷书的决定。不久叛乱蔓延到德文郡,德雷克父亲是一个虔诚的新教徒,所以他迁居到当时新教徒势力强大的普利茅斯,到湾内的一个小岛上避难。这个小岛现被命名为德雷克岛,作为海洋少年团野营营地之用。

不久德雷克父亲又迁到泰晤士河河口附近的古灵厄姆,充任查塔姆新建造船长工作人员和水手们的临时牧师。10岁起,德雷克在韦特兰船长手下做见习水手,来往于法兰西和荷兰沿岸,学习航海的实际业务。德雷克在十七岁当上了沿海航线小帆船的船长。

当他风闻约翰·霍金斯在三角贸易中获得巨大利益之后,毅然卖掉自己的船,参加了霍金斯的第三次航海。但在1568年9月,德雷克和表哥霍金斯带领5艘贩奴船前往墨西哥,由于受到风暴袭击,船只受到严重损坏。起先,西班牙总督同意他们进韦拉克鲁斯港修理,但由于英国人进入加勒比海已经冒犯了西班牙的势力圈,所以总督突然下令攻击,将英国船员全部处死,仅有德雷克和霍金斯逃离虎口,该事件即圣胡安战役。

这一突发事件的背后,有着英西两国的实力差距、火上浇油的宗教矛盾,都迫使双方采用非正规渠道的海上较量,在诸多较劲方式中,私掠船就是重要的方式之一。这场交战使西班牙与英国的关系迅速恶化,翌年英国便扣押了数艘西班牙派遣至荷兰支援军队的宝藏舰队。德雷克与霍金斯则加强私掠以突破西班牙对大西洋贸易的垄断。

德雷克从少年时代就深刻体会到了天主教带来的迫害,对天主教怀有刻骨的仇恨和强烈的反抗精神。他的投资在圣胡安德乌罗亚港转眼之间丧失殆尽,更激发起他对西班牙的怒火。

1569年-1570年初次前往西印度群岛小试牛刀之后,德雷克于1571年得到了女王授予的私掠许可证,而他的表哥约翰-霍金斯因为战功,则成为了海军大臣、德普特福德的皇家船坞的港长,负责研究和升级战船的性能。这一职能也极大地帮助了德雷克后来的远航,乃至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的战役。自从获得伊丽莎白女王恩准的报复许可状之后,德雷克就开始率领自己的船队对西印度群岛和中南美洲的西班牙殖民地进行无休止的袭击和掠夺。

成名之路

在1571年2月,经过了横渡大西洋的远航之后,德雷克出现于巴拿马地峡。除了在这里小打小闹,由于本身出身清教徒家庭,他们还和这一地区活动的法国胡格诺派的私掠船长们打成一片,这极大的便利了他作为英格兰私掠船长的活动:因为当时加勒比地区的西班牙人,是把法国海盗作为头号大敌加以防范的。

1572年3月,在兄长约翰-霍金斯的资助下,德雷克率领2只帆船和70多水手,还有够吃一年的给养,杀向巴拿马地峡北部的迪奥斯港。

德雷克打听到,从秘鲁搜刮的白银和墨西哥的黄金就是从迪奥斯(诺布尔德迪埃斯)出发运往西班牙。由于私掠舰队主要是靠战利品,而非固定军饷来维系的,所以诱人的目标很能激发团队的士气。经过十分严密的策划,德雷克先在迪奥斯以北的小海湾里观察,然后在6月份的一个夜里,率领海盗突袭了迪奥斯港,他们在夜间乘坐4艘舢板突击进入城镇,然后直取西班牙金库。

虽然一艘西班牙巡逻舰发现了4艘小船,但是英国人的一艘小帆船挡住了西班牙船进入海港的航路。在登陆之后,一行人直取市镇中心,打败了正在聚集城防民兵的市长和他的队伍。正当一行人兴高采烈,准备占据城镇的时候,一场常见的热带大雨给西班牙人进行了神助攻,彻底打湿了英国人的火器和弓弦。在大雨过后,双方都变回了冷兵器战斗模式,而缓过神来的西班牙人这才发现自己其实占有人数优势。在发现局势不对后,德雷克派他的兄弟约翰-德雷克去抢劫迪奥斯的金库,但是在抢劫的时候约翰大腿受伤,让劫掠队群龙无首,最后德雷克兄弟只好放弃刚刚占据的城镇中心,狼狈地撤回海上。

而德雷克兄弟所不知道的是,其实在几周前,西班牙宝船队就已经将黄金运回本土了,即使攻克宝库,德雷克的威望也会因情报不准确而打折。为了挽回军心,一行人决定去突袭卡塔赫纳。但是由于西班牙城镇已经严密设防,所以德雷克除了劫掠落单的小船之外,几乎一无所获。而迪奥斯也相应的升级了防御,驱散了城市附近的所有盗贼。

由于深知自己的小船队难以对抗有体系的殖民政府,而且长期的一无所获影响了士气,所以德雷克意识到成功不能靠投机取巧,必须在加勒比海打下一定的根基,应对突如其来的变数。除了和印第安人贸易,他还在岛屿上建造临时营地。意外的是,他还在丛林中找到了逃离西班牙压迫的摩尔人、黑人奴隶,这些人和英国劫掠者一样痛恨西班牙人,也是在他们的指点下,德雷克认为如果无法攻取迪奥斯,那就在宝藏进城前,就将财富一网打尽。

在印第安盟友和逃亡奴隶的协助下,英国人摸清楚了西班牙运宝马队的行进路线。为了拦截下一次西班牙马队送来的财宝,德雷克一行人在丛林里呆到了1572年12月,期间还熬过了约翰-德雷克病死的悲痛,他最终在1573年2月左右,带着40多个幸存的水手和逃亡奴隶,抄山间小路来到了预定的伏击地点:巴拿马以北18英里的皇家运输通道上,等待西班牙骡马队的到来。

为了壮大队伍,德雷克成功说服了一些胡格诺派海盗加入冒险。不久在3月底,满载金银的骡马队伍再次赶来了,德雷克率领英法海盗顺利地击败了45多名西班牙士兵,夺得了财宝。在这次长达15个月的劫掠中,德雷克得到了50000比索(合两万多镑)的财富,并成为英格兰轰动一时的红人。由于这次远征的成功,德雷克被誉为民族英雄,而西班牙方面提出的严重抗议,伊丽莎白毫不理睬。

西班牙方面指责德雷克是海盗行径,但德雷克则声称是依照女王颁发的私掠许可状行事的正当合法活动。他对腓力二世挑战的斗志越来越旺盛了。在得到女王的任命、在爱尔兰获得了新豪宅之后,德雷克开始潜心规划、运筹帷幄,升级自己的认知和眼界,并策划新一轮的远征。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除了和上流社会风雅盘桓、融入贵族圈子,德雷克还积极和学者、地理学家、天文学家交流,逐步从从草根出身变成更专业的军人探险家。根据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托尔德西拉斯条约》,两国将太平洋和印度洋看做自己的禁脔,在这些区域里,他们的船只武装等级不高,但是伊比利亚双强却能从这些区域里,获得来自远东的香料、丝绸、瓷器等奢侈品。英国人去抢劫这些缺乏保护的肥羊,收获会更大。而且从西班牙海外帝国的漏洞中打开英格兰的势力圈,也是伊丽莎白女王的希望。

当然,与印度、中国等远东国家建立外交或者贸易联系,也是德雷克远航的潜在使命之一。此前,约翰-卡伯格已经试图通过西北航线寻找中国,但是没有成功;这一次,德雷克将继承这一使命,并在考察结束后,以各种可能的路径回国复命。

在获得了英格兰权贵的资助后,德雷克带着探索麦哲伦海峡、考察南美大陆的历史使命,于1577年12月,带着5艘船起航,向着太平洋英勇地前进。由于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远征,为了避免军心动摇,德雷克宣布他们的目的地是亚历山大港,一路上遇到了西班牙船只,直接开火教训便是。

舰队在佛得角海域俘获了一艘葡萄牙大船、替换自己的一艘船。不过这样做的政治风险其实不小,因为当时英葡还是联盟关系。幸运地是,在德雷克返回英国时,西班牙刚好吞并了葡萄牙,并迫使葡萄牙成为了英国的敌人。这一命运的眷顾,意外地让德雷克避免被起诉。

德雷克在被俘的葡萄牙领航员的指点下横渡大西洋,并在亚马逊河口一带停留了一段时间。在部下狩猎的同时,自己也会考察当地的地理环境、水文特征和物产种类。船队这样走走停停,在1578年6月份抵达了麦哲伦海峡的入口处。类似于当年的麦哲伦,德雷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定了随行绅士托马斯-多蒂针对他的叛乱,并以此威慑那些搞特权主义的贵族老爷:军舰之上,所有事务,不论贵贱,人人有份,以充分地利用有限的人力资源。

为了轻装简从,他在进入复杂海域前,焚毁了一艘不适合远航的船只,顺便命令水手上岸捕捉了一些企鹅作为食物,并向三艘船约定:即使走散,三艘船也要在葡属东印度会师。万事俱备后,8月20日,小舰队就头也不回地进入了海况凶险的麦哲伦海峡。在风暴中,德雷克的旗舰金鹿号和部下指挥的伊丽莎白号、玛丽金号被吹散,玛丽金号被风浪所吞没,伊丽莎白号与金鹿号失联后,由于水手的恐惧心理,最后放弃了探索太平洋的打算,沿着原路返回了英格兰;而德雷克则坚持自己的使命,继续向着未卜的东方进发。

整整用了2周时间,德雷克才战战兢兢地走完了麦哲伦海峡,小心翼翼地躲开了暗礁、浅滩和冰川。由于风暴将船只向南吹偏了5个纬度,水手们这才惊奇的发现,火地岛不是一个独立大陆,而是一连串群岛的一部分,在它的南边,还有一片未知的汪洋大海,这片海在后世被命名为德雷克海峡:在巴拿马运河开通前,此海峡都是从大西洋进入太平洋的重要通道。

为了寻找走散的伊丽莎白号,金鹿号沿着智利海岸线,一直向北航行到了莫察港附近。情况果然如他所料:此地没有其他欧洲殖民者的竞争,所以西班牙人在当地武装程度很低。德雷克得以当地大肆抢劫。按照之前的经验,德雷克找了一个封闭的海湾建立了小殖民地维修船只,打造适合突袭的小帆船,在避免滥杀无辜的情况下劫掠附近的西班牙殖民地。

令德雷克意外而感到同情的是,由于西班牙人的残酷压迫,智利的阿劳坎人将英国人当成西班牙人,在一次当地部族摆的鸿门宴上,德雷克险些被100多个印第安武士拿下,幸亏自己的部下眼疾手快开枪还击,才得以全身而退。虽然自己受了两处伤,但基于以往联合土著盟友的经验,德雷克制止了部下大开杀戒,为日后联合这些野蛮人留一条后路。

在1579年2月,在智利北部的阿里卡港,通过审问西班牙俘虏,德雷克再次得知几周之前,就有大号运宝船向着巴拿马驶来,这暗示着西班牙人又要往本土运送金银。而当地渔民的描述,则帮助狡猾的德雷克定位了西班牙最大运宝船:卡卡弗哥号的大致位置。

德雷克先将船只伪装为西班牙船,趁着两船交错的时候突然升起英格兰的圣乔治旗帜,并大呼自己是英格兰人,要求对方投降,或者准备沉海喂鱼。在一番猛烈开火和跳帮作战后,德雷克一举夺取满载宝物的运宝船。这艘船上装有80磅黄金、26吨银块和金块,此后他在每周的一系列抢劫活动获得的财富,相当于西班牙美洲殖民地年贡的3%。

虽然这一行动告以成功,但是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地将他视为眼中钉,并部署了4支舰队围捕德雷克。为了躲开西班牙人的围追堵截,也由于陌生水域的好奇心,德雷克打破常规出牌:他认为既然大西洋与太平洋在美洲南端相连,在北端也一定是相连的。在海图没有覆盖的情况下,德雷克大胆的向着地图上的未知区域前进,他带着金鹿号,一路沿着美洲西海岸北上到北纬48度的北美西海岸,并希望从此打通从欧洲到北美的西北航道。在试图北上无果后,德雷克南下到当代的旧金山附近水域休养生息,并从此横渡太平洋,取道东印度群岛-印度-好望角回到英格兰。

接下来的航程路线,都是德雷克之前有所耳闻,但是没有实际的材料指引,完全依赖德雷克自己的指挥才能,而且还要应对和西班牙、葡萄牙人起冲突的风险。

在7月23日出发后,船只借助北半球信风带航行,一群人每天吃长虫的面包和甘薯粉,喝发黄的淡水,忍受同伴巨大的体气,和坏血症带来的次生症状;每天晚上,除了吹牛、讲段子,大家必须通过聆听圣经,来驱散空前的孤独感和恐惧感。在蔚蓝色的空茫中,所有人的神经都到达了崩溃的边缘,就连偷吃粮食的老鼠,在水手眼里都变得不那么可恶了。

经过了68天的煎熬,1579年9月,水手们终于踏上了马里亚纳群岛的土地,再次喝上了新鲜淡水,和麦哲伦一样,用武力驱逐了喜欢偷窃的当地土人。随后一行人经过菲律宾,找到了葡萄牙人控制区内的香料群岛,德雷克经过近距离观察,由于土著军事力量的孱弱和当地物产的丰富性,西葡两国仅以极少的兵力维持对广大区域的控制,如果第三方列强能够在这一区域部署足够多的兵力,就能挑战两国对这些地区的控制权。而且当地的苏丹们对于横行的葡萄牙人没有好感,这自然为外来势力挖墙角,提供了可乘之机。

在和成功地和印尼特内特岛的苏丹结盟、对抗葡萄牙人后,德雷克再度出发:如果自己走葡萄牙人控制的马六甲,那么他和西班牙人斗智斗勇得到的财富就全部泡汤了。所以他取道班达海和帝汶海,沿着爪哇岛的南部和苏门答腊岛的西部航行,躲开葡萄牙人的巡逻舰队,并成功地进入了印度洋世界。这一次航行,也让德雷克成为了第一个探索爪哇南部的航海家,证明了爪哇岛也不是传说中的南方大陆(Terra Australia),而从托勒密时代就开始传说的南方大陆—澳大利亚,其实就在帝汶海的对面。

德雷克很可能在菲律宾和和印尼见过来自闽粤的华人,但是由于中国海域是葡萄牙帝国的势力圈,而且英方对于中国人的态度和实力没有一手情报,所以满载战利品的德雷克也不可能在此时冒险前往中国南方惹麻烦。因此,网络上广为流传的德雷克见过中国人的情况,也许并不属实。

在陌生水域里,德雷克小心地利用印度洋环流的规律航行了一个多月,在1580年5月抵达了生机勃勃的东非海岸,回到了地图上有正确标准的地区,接下来的航程就轻松多了。英国人只在传说中听说过的鸵鸟和大象,终于眼见为实。在1580年6月,船队越过了好望角,由于对西非沿岸的本格拉寒流没有认识,船队在海上忍饥挨饿,沿岸的补给也非常有限,所以一行人坚持到了塞拉利昂,才获得足够的新鲜淡水和水果。8月22日,舰队穿过北回归线。当然,德雷克日后碰过的钉子,将成为英国人殖民探索的宝贵财富。

1580年9月26日,普利茅斯的渔船看到了一艘陌生的大帆船,拖着几艘小帆船驶入港口,而且看起来满载货物,吃水很深。当地的港长在和船长交涉、和对旗帜、历史记载后,惊讶的发现这就是当年德雷克爵士的舰队。

德雷克在向女王问安、得知陛下无恙后,立即兴奋地宣布:我们成功回到了出发的普利茅斯港,持续33个月的环球航行再次惊动了全英格兰。德雷克将全部抢劫财物的三分之一献给了女王陛下,他还将最大的一个宝石献给女王,而当今这颗宝石还镶嵌在英国女王的王冠上。激动的伊丽莎白女王将德雷克请进王宫,然后又亲自登上金鹿号,册封德雷克为爵士。

相比于之前的麦哲伦,德雷克的所有航行,都是在已知地球是圆形的基础上,在现有认知的边缘向前试探,并小心翼翼地打西班牙、葡萄牙人的擦边球。相比于骑士出身、性格暴烈的麦哲伦,作为私掠船长的德雷克避免硬碰硬的对抗,凭借自己的圆滑机智,保证自己和船员们的生存,以便将利益最大化,他的全身而退、安然返回英格兰,就是这种精明的体现。

也是在德雷克远征的同一时期,西班牙对英格兰的各种敌对动作愈演愈烈:攻打比利时的新教城市,向爱尔兰派遣了一小队远征军,以及在1580年,兼并了和英格兰有悠久历史渊源的另一个海上强国葡萄牙。一系列举动证明,菲利普二世在将新一轮的十字军矛头指向英格兰。在这样的背景下,自学成才、神出鬼没的德雷克凭借自己在远征中积累的经验和财富,摸熟了西班牙和葡萄牙海军的战术特色和优劣,并积累了丰富的袭扰战、游击战技巧。加官进爵的德雷克,就将对西班牙人发起新一轮的战争,并带着自己的船员们,驶向1588年决战的战场。

为国尽忠

纷争起始

1585年,伊丽莎白与荷兰签订楠萨奇条约,同意供予人力、马匹与津贴,腓力二世将此视为伊丽莎白对西班牙政府宣战。战争于1585年爆发,起初西班牙拥有庞大的舰队,英国不敢正面交锋,遂采取海盗手段掠夺财富,打击西班牙力量。德雷克驶往西印度群岛,在圣多明哥、卡塔赫纳、佛罗里达州的圣奥古斯丁进行劫掠。英国介入了八十年战争,站在早先宣布脱离西班牙统治而独立的荷兰新教联邦(即尼德兰联邦)一方。

奇袭加的斯港

1587年3月底,有关腓力二世命令大舰队开到葡萄牙的里斯本港集结待命并筹备大量军需物资等重要情报,通过欧洲各国的间谍网送到沃尔辛格的手中,沃尔辛格把这些情报一一向伊丽莎白女王作了详细的报告,同时也把送交到普利茅斯的德雷克处。

同年4月2日德雷克从普利茅斯港起航之前,给沃尔辛格送去一封充满豪言壮语,信心百倍的信。信的结尾写道:风是我的向导,舰队正在扬帆出征。寄自女王陛下的“伊丽莎白博纳文图尔”号。

德雷克舰队在伊比利亚半岛西北端的菲尼斯特雷角海面被暴风雨袭击之后七零八落,但以后的航海却一直很顺利。他于4月26日到达了里斯本港海面,舰队不久便在里斯本港海域的洋上遇到了荷兰商船,并从荷兰商船处获悉了加的斯港内停泊着许多敌船的消息。德雷克当机立断决定按原计划奇袭加的斯港。三天后(4月29日)德雷克的旗舰“伊丽莎白博纳文图尔”号一马当先驶达加的斯港海域。由于其他船只航速较低逐渐落伍,德雷克只好立即召集了先后到达的几艘大型船的指挥官,于旗舰上召开作战会议。但结果还是按照他自己早已拟定的计划行事,作战会议只为形式所需。

德雷克率领二十三艘战舰闯进加的斯港,毫不费力地击退了防守港口的桨船,击毁数目有十八艘。这次的雷恩乘坐的旗舰“伊丽莎白博纳文图尔”号及其他三艘主力舰均是英国新式大型盖伦船,有性能良好的十多门齐发舷侧炮,西班牙老式桨船显然不是对手。 德雷克分舰队随后驶往亚速尔群岛进行破袭战,三个月后返回英格兰,几乎毫无损失。于是西班牙进攻英国的计划因需要重新建设一支无敌舰队被迫延期一年。

人生巅峰

(注:更详细的内容可查阅格拉沃利讷海战)

腓力二世仍决定继续派遣西班牙无敌舰队远征英国。所幸自1580年起葡萄牙已归并入西班牙,后者强大的盖伦船队也被编入了无敌舰队之中。该舰队拥有二十艘大型盖伦船,四十艘武装商船,连同其他舰船共一百三十艘,一千一百门火炮和不少五十磅的中、短程短炮身加农炮。其中每艘葡萄牙盖伦船上配备的火炮有五十门,但大多数只能发射十四磅或更轻的炮弹,配备船员二万九千七百名。英国海军原只有三十四艘战舰(其中十八艘战舰超过三百吨),为参加这次战斗,英国集中了一批海港城市的武装商船,组成有一百九十七艘船的实力可观的舰队,共计两千门火炮,不少为十八磅远程卡巴林炮,但在盖伦船上却还配备有三至四门能射出三十磅重炮弹的重炮,每船舷侧则有二十门发射十七磅重的大炮,船员一万六千名。舰队总司令为海军大臣霍华德,副总司令为德雷克,他们分别乘坐旗舰“方舟”号(八百吨)和“复仇”号(五百吨)。

1588年7月31日佛晓,英、西双方舰队在英吉利海峡展开决战。由于英国人选择的射程过远,加上英舰一直保持上风位置,西班牙人虽有重炮但由于射程过短几无奏效。英舰怕受西班牙舰队重炮轰击,选择的射程过远无法重创西班牙无敌舰队,最终只俘虏两艘西班牙盖伦战船。

8月7日,无敌舰队在加莱港锚泊。当晚英国舰队使用火船攻击使停泊于加莱锚地猝不及防的无敌舰队慌忙逃窜,其旗舰“圣马丁”号迅速割断锚索才得以逃脱。次日英国人在格拉沃利讷附近海面发起近距进攻,这时无敌舰队炮弹已经消耗殆尽,在火攻中起火的无敌舰队,其坚固的半月阵容已土崩瓦解。在英舰近程炮击下,无敌舰队受重创夺路而逃,他们绕道不列颠群岛的北部和西部返回西班牙,其占领伦敦的企图成为泡影。

在大西洋上,西班牙人在饥渴之中遭遇风暴,有四十艘舰船只在海上沉没,至少有二十艘船在苏格兰和爱尔兰多岩石的海岸触礁失事,舰队舰只和人员丧失了一半。 德雷克则被封为英格兰勋爵,登到海盗史上的荣誉巅峰。

事业衰败

(更详细的内容可查阅:科伦纳·里斯本远征、1595-1596年西印度群岛远征)

1588年8月,伊丽莎白一世得到消息:无敌舰队残余的大约五十艘船只回到了西班牙比斯开湾的桑坦德和圣塞瓦斯蒂安。这是一个绝妙的机会——倘若把这些船只摧毁,西班牙的海上力量将很难有恢复的希望,那时英国船队将轻而易举地阻截西班牙的美洲运银船和来自波罗的海的造船物资,腓力二世即使制定了造船计划,也会由于缺乏供应而中止。伊丽莎白一世于1589年2月23日下达给诺里斯和德雷克的指示中,明确强调这次远征只有两个根本性目的:“其一是摧毁西班牙国王的船只,其二是占领亚速尔群岛中的一些岛屿,以便阻截途经这里每年去往或来自西、东印度的运送财宝船队。”

但一到海上指挥官们便自行其是了。远征队于1589年4月出海却没有按女王的命令首先去比斯开湾摧毁西班牙船只,而是直接去了靠近里斯本的克鲁那大肆掠夺,浪费了两个星期的时间也削弱了自己的力量,给在里斯本的西班牙人提供了准备迎敌的机会。结果围攻里斯本失败,部分船只受损,疾病和逃亡使水兵和步兵大为减少,船队被迫回国。这次远征共花费十万英镑,大大超过预计,女王负担了其中的六万镑。 远征的失败耗尽了英国财政资源。

1589年7月法王亨利三世被刺杀导致的欧洲局势变化,英国近期内不可能再组织另外一支远征队,就这样到了1591年,西班牙海上力量恢复了。

伊丽莎白女王对西班牙宣战一事长期犹豫不决,自从击退无敌舰队第一次入侵后才决定把战争进行下去。因此为消除西班牙对英格兰的威胁,削弱无敌舰队的战斗力已成当务之急。然而德雷克和诺里斯并没有忠实地遵从女王的训令,擅自进攻里斯本导致众多的兵员被消耗又未获得重大战果。女王由此对远征回国的将领十分冷淡,甚至传令德雷克和诺里斯入宫受讯,要求他们解释不按王命行事的原因。被国民誉为民族英雄,长期深受恩宠的德雷克,以这次失败为开端逐渐失宠和被疏远了。

1595年,英国从法国撤出军队后的三年里又发动了三次对西班牙的大规模海上战争。首先出台的是德雷克的美洲冒险计划。他企图占领巴拿马地峡,他认为如果这一目标实现,西班牙的整个美洲运输线将被迫中断。但1595年7月有两条情报传到英国,其一是一支西班牙舰队将在冬季前驶向爱尔兰,其二是比1588年更强大的一支无敌舰队将在1596年6月或7月进攻英国;因此伊丽莎白下令改变德雷克的行动计划,首先应当像1587年那般尽最大努力在西班牙海岸摧毁无敌舰队的船只,然后才能驶向西印度且必须保证在1596年5月前回到英国。

这一计划遭到德雷克等人的强烈反对,他们声称如果计划改变,伊丽莎白女王将负担一切费用,包括船只、供应、步兵和水兵的薪饷。女王不得已于8月批准德雷克的计划,船队由六艘王家船只和十三艘商船组成,女王负责三分之二的费用,其它由总指挥德雷克和霍金斯及其支持者承担。由于德雷克与霍金斯间的争吵以及德雷克指挥上的失误,远航没取得任何收获。

1596年1月27日夜间,德雷克因感染痢疾发起高烧,时而昏迷,时而呓语。他挣扎起床,命侍从给他穿甲戴盔。次日凌晨,英格兰的一代豪杰,令西班牙人闻风丧胆的猛将,被病魇夺去了生命,终年55。

几小时之后,舰队驶回诺布尔德迪埃斯湾抛锚停泊。船员们在德雷克生前爱用的大鼓、喇叭和致哀的礼炮声中,把殓放他遗体的铅棺沉入海底。诺布尔德迪埃斯湾曾是二十四年前德雷克奇袭成功,夺得两万镑金银财宝使他一举成名的地方。现如今两艘由于严重减员而不能继续远航的德雷克私属船,不久也追随主人的亡魂没入海底。在西班牙舰队穷追之下,巴斯加维尔率领英格兰舰队历经千辛万苦,于4月底返回本国。

相关纪念

1937年~1970年的三十三年,英国的钱币半便士(Half Penny)上一直以德雷克的金鹿号为图案。英国文化中有一首民谣叫做“德雷克的鼓(Drake’s drum) ”,大意是说如果英国蒙难,只要德雷克的鼓又响了,他就一定会回来为英国解难。

来源:领袖家人物百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次更新 由努力搬砖小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