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

编辑
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

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出生于丘古耶夫,在彼得堡美术学院学习。俄国杰出的 批判现实主义画家,巡回展览画派重要代表人物。

1873—1876年先后旅行意大利及法国,研究欧洲古典及近代美术。回国后勤奋作画, 创作了大量的历史画、风俗画和肖像画,表现了人民的贫穷苦难及对美好生活的渴望 。

1878年,他参加巡回展览美术协会。

代表作品有《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宣传者被捕》、《意外归来》、《查波罗什人 复信土耳其苏丹》及《托尔斯泰》等。

人物生平

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Илья Ефимович Репин ,1844年8月 5日—1930年9月29日)是十九世纪后期伟大的俄国批判现实主义画家。1844年8月5日 生于乌克兰丘古耶夫省的楚古耶夫镇,1930年9月29日卒于库奥卡拉。早年随圣像画 师学画圣像,1864年进入皇家美术学院,1871年参加毕业生命题创作竞赛获金质大奖 。

1876年回国后,坚持在乡村和民间写生,并且和革命民主主义知识分子保持密切的往 来。他的《宣传者的被捕》、《拒绝仟悔》、《意外归来》都是以革命者的斗争生活 为题材的优秀作品。而对俄罗斯历史事件的关注更引起他对历史画创作的强烈欲望, 《1581年11月16日伊凡雷帝和被他杀死的儿子》、《索菲亚公主》以及《扎波罗什人 给土耳其苏丹复信》等。1930年9月29日病逝于故乡。

列宾在充分观察和深刻理解生活的基础上,以其丰富、鲜明的艺术语言创作了大量的 历史画、肖像画。他的画作如此之多、展示当时俄罗斯社会生活如此广阔和全面,是 任何一个画家都无法与之比拟的。

列宾的父亲是一个屯垦军军官。全家人在屯垦地辛勤劳作,童年时期的列宾亲身体会 到了生活的贫困和艰难,他也不止一次目睹了囚犯如何被驱赶着从面前经过,这些印 象成为他日后创作的素材。但列宾的绘画才能是受到了在画坊当学徒的表哥的影响。 表哥时常给他带回一些纸张、颜料、画笔,由此耳濡目染,列宾逐渐对绘画着了迷。

1864年,列宾考入彼得堡美术学院,在习画6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获得了 大金质奖章和公费到意大利、法国留学的机会。1876回国并开始了坚持不懈的创作。

俄罗斯一些具有进步民主思想的写实派画家和雕刻家组成的“巡回展览画派”主张真 实地描绘俄人民的历史、社会、生活和大自然,揭露沙俄专制制度。1878年列宾加入 该画派,创作了大量现实主义的绘画作品。他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是其现实主义 绘画杰出的代表作之一,也是画家的成名之作。画面上展示的是:烈日酷暑下,漫长 荒芜的沙滩上,一群衣衫褴褛的纤夫拖着货船,步履沉重地前进着。列宾在油画中塑 造了11个纤夫,他们的年龄、身材、性格、体力、表情各不相同,我们从他们身上看 到的不仅是沙俄专制下普通民众奴役般的生活,更体会到了他们的智慧、善良和力量 。这也正是画家的创新之处,巡回画派艺术家以往的作品都是把人民当作同情、可怜 的对象,而列宾在反映现实的同时,通过人物的神态和姿态来充分体现人民身上所蕴 藏的巨大能量,给人以激励、震撼。19世纪80年代以后,列宾被公认为是批判现实主 义的泰斗,成为巡回展览画派的旗帜。

作品特色

列宾的创作中始终跳动着时代的脉搏,同时他本人也与进步的革命民主主义者、知识 分子保持着密切的交往,因此他绘制了许多以反映“革命者不屈斗争”为题材的优秀 作品。描绘流放者突然回家场景时的《意外归来》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这幅油画就像 是一部小说向人们讲述一个革命者被流放后经受了怎样的痛苦,家人是多么的悲伤, 以及流放者不期至后他和家人是多么的意外、兴奋。这是画家创作鼎盛时期的一幅作 品。画家的绘画天赋在该作品中得到了集中的体现。画面上每个人物都栩栩如生:一 袭黑衣的老妇人刚从坐着的椅子中站起来,转向“归来者”,似乎要扑过去拥抱,又 抬不动脚步;桌边坐着的两个孩子,稍大的男孩儿欣喜地抬起头注视着,嘴巴吃惊地 半张着,好像要喊出声来;较小的孩子有些胆怯地把目光从读着的书本移向“陌生人 ”;……再看归来的“流放者”,个子高高的,瘦瘦的,身穿褪色的肥大的大衣,脚 上是沉重的沾满泥土的靴子,他是经历了长途跋涉才得于与亲人相见,他的姿态有些 犹豫,甚至有些不自信,似乎在这久违的家中他觉得自己像个外人,但他的神态却透 出坚毅、勇敢。从流放者身上我们感觉到了革命者不屈不挠的英雄主义精神。列宾抓 住“流放者跨进门坎的一瞬间,他及每个家庭成员的表情、行为”向人们展示“惊喜 、意外”及其它种种复杂的情感。画家其它革命题材的作品还有《泥泞路上的押送》 、《宣传者的被捕》、《拒绝忏悔》等。

作品简介

列宾一生创作都非常勤奋,对每幅画都精益求精,他不仅是俄罗斯民族的骄傲,在世 界美术史上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1870—1873年创作《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为了创作这幅描绘沙皇统治下俄国人民痛 苦生活的作品,他两度到伏尔加去,深入观察纤夫生活,使画面上的纤夫既是生活在 社会底层受压迫的人,又是具有坚强毅力的生活的强者,表现了人民的强大力量和精 神美。

1873年去法国进修,绘画技巧得到进一步提高。

1876年回国后借助小城镇的宗教习俗画的一系列风俗画,反映了农村中由于资本主义 的发展而导致阶级分化的加剧。他的历史画也很出色。代表作《索菲亚公主》和《伊 凡雷帝杀子》、《查波罗什人写信给苏丹王》表现了悲剧性冲突,刻画了复杂的历史 人物精神面貌和心理变化。他还用画笔描绘了19世纪后期俄国民粹派反对沙皇专制的 政治斗争,代表作有《拒绝临刑前的忏悔》、《不期而至》、《宣传者被捕》等。他 也是一位肖像画家,他把为同时代名人画像看作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蜻蜓

这是画家野外写生的作品之一。他使用了有节制的色彩,依然给人以丰富多彩的感觉 ,使画面充满阳光和空气感。列宾的这类室外写生作品,尽量保持人物的自然灵性, 以非同寻常的技法,真实朴素地描绘了与自己亲近的人物形象。画中这位活泼可爱的 女孩是画家的女儿列宾娜,她在父亲面前没有任何矫揉造作之神态。

萨特阔在水下王国

俄罗斯神话传说中的英雄萨特阔,来到了水下王国。珠宝璀璨的海底世界充满了对他 的诱惑,如云般的美女从他身边鱼贯而过。而他的女友正在高高的台上望着他,萨特 阔不顾诱惑直奔女友而去。画家列宾以浪漫的想象和手法,描绘了这个故事。人物个 性鲜明,体现了列宾的艺术才能。列宾在西方留学三年期间创作了不少画,1876年在 巴黎完成了这幅以俄国民间叙事诗歌为题材的创作。在大幅油画中描绘叙事诗题材是 一种尝试。在画中表现了虚幻中的现实,有点浪漫主义情趣。

意外归来

这幅画表现一位被流放多年的革命者突然回家的瞬间在他家庭所引起的惊愕反应。这 是一个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家庭,从室内的摆设和墙上挂的俄国进步诗人舍甫琴科的肖 像上,可见画中革命者是信奉民主主义的,他经过多年流放回到家里,以审慎警惕的 目光看着家人。这是一位受过折磨但从未屈服的革命家,他从遥远的西伯利亚回来, 身着囚衣,已精疲力尽了。画中描绘最生动的是两个孩子,男孩的表情由惊奇转而识 别出这位毛胡子就是自己的父亲,他那微张的嘴刚要叫出“爸爸”,而小女孩则显出 对陌生人惧怕的神情,这个细节表明这位革命者被捕时,在男孩的幼小记忆中还有印 象,而小女孩可能还躺在摇篮中,孩子的两种神态生动地表现出两种符合年龄的表情 。母亲的神态与儿子对视,瞬间的沉默之后将爆发骨肉相聚的喜悦。画家曾多次修改 构图,最终定下的这个画面选择佣人打开房门,流放的革命者刚跨入室内的一刹那场 景,由此而展现的一切如一幕戏剧,画中人物和场景的布局产生均衡和呼应的效果, 构成一幅严谨有序的自然场面,富有动感。瞬间的沉默和宁静,可见画家对革命者深 厚的同情,对社会和人物深刻的理解,画中每一个人物,既具典型性又有鲜明个性。

伊凡雷帝杀子

这幅画原名叫《1581年11月16日恐怖的伊凡和他的儿子》。伊凡四世是俄国历史上第 一任沙皇(沙皇即凯撒之意),16世纪俄罗斯的专制统治者。他生性残暴,17岁时杀 死握有实权的摄政王,自立为帝。曾毫不留情地屠杀所有反对他的政敌,镇压叛乱、 绞死主教,最终失手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但是从历史角度看,他在统一和治理国家 等方面建有卓越功勋。这个政权是建立在恐怖基础上的,所以世称他为“伊凡雷帝” 即“恐怖的伊凡”。列宾所处的时代,是俄国历史上最恐怖和最黑暗的时代。80年代 ,俄国全境因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被刺而开始血腥屠杀,从而激起人民的愤怒和反抗, 列宾打算表现这个时代的现实。一天,他去听俄国大作曲家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的交 响组曲《安泰》第二部分《复仇的痛快》,得到启发,他说:“它给了我不可磨灭的 印象,我想是不是能在绘画中体现我受音乐影响而产生的情绪呢?我就回忆起伊凡雷 帝。这些年相继发生了许多血腥事件,感到很可怕,但是有一种力量总是催促我去完 成这幅画。”画家选择了这样一个情节精心描绘:伊凡雷帝在一次与他儿子争执时, 用手中的笏杖猛掷过去,不幸击中儿子的头部,鲜血如注……这一偶然的暴烈冲动致 使后继者送命,伊凡顿悟这绝后的可怕举动,立刻上前搂抱住垂死的儿子,睁大恐怖 、悔恨交加的双眼,他想求儿子饶恕但已无济于事,兽性和人性同时显示在伊凡的身 上。为了增强画面的恐怖感,画家有意采用了深重的红色调。背景阴暗,以加强前景 的恐怖气氛。红色的地毯,映出这幕血腥的击杀。画家集中刻画伊凡的瘦脸上,瞪着 两只惊恐万状的大眼珠,那种不可逆转的杀子之痛,预示着伊凡统治将临灭亡,也向 世人展现残暴的沙皇注定失败的原因。这幅画一问世就惹怒了沙皇当局,一位总检察 官在给皇上的奏折上说:“画家偏以全部真实去描绘这事件,其用意究竟何在?为什 么要画伊凡雷帝呢?除了某种倾向外,找不到别的理由。”于是这幅画刚展出就被除 去,严禁流行。

查波罗什人写信给土耳其苏丹王

查波罗什人是16—18世纪时期的俄国哥萨克人在乌克兰的组织,他们大多是从地主奴 役下逃出来的农奴,有常备军两万多人,勇敢善战,杀富济贫,顽强不屈。土耳其苏 丹王曾写信规劝他们归顺于土耳其帝国,这些哥萨克勇士们热爱自己的祖国决不归降 ,于是他们就拟一封信给苏丹王。这幅画所描绘的正是写回信时的情景,人们用嘲笑 挖苦土耳其王的语言,逗得众人大笑不止。画中所有的人都在笑,但是由于画中人物 地位、出身、个性不同,笑的姿态和神情也各不相同,可以说是一幅人类笑的百科全 书。画家为了创作这幅作品,走访了查波罗什人生活过的地方,不仅研究他们的史料 ,还画了许多具有民族文化特征的道具和饰物,借以展现俄罗斯民族的伟大精神和文 明传统。列宾在画面前景突出描绘两个背向观众的人物,在他们的背后和腰间配有许 多小道具,这种精微的配物既反映查波罗什人热爱生活富有生活情趣,也深刻包含一 个哲理,即俄罗斯的哥萨克人有着自己的文化传统,画中每个人都有自己鲜明的个性 特征,整体地向世人展现一个民族的精神形象——他们是不可征服的。列宾在谈到这 幅画的构思时曾说过:“我们的查波罗什人使我高兴的地方就是自由,他们创造了平 等的兄弟友谊来保卫自己的信仰和人格的最高品格。这些小股民族的勇士们具有强大 的精神力量,不仅保卫欧洲抵御东方的掠夺者,而且倾情地取笑东方掠夺者的高傲。 ”

库尔斯克省的宗教行列

列宾在莫斯科生活六年之后又回到彼得堡,和斯塔索夫恢复了密切的交往。就在这个 时期创作了这幅载入俄罗斯画史的作品。画家通过浩荡的群众性宗教行列,描绘了当 时俄罗斯社会各个阶层和各种身份的人物群像,行列里的中心人物是戴着头巾、手捧 圣像的女地主。旁边是脑满肠肥的御用商人,他们也满怀着同样的权威意识。走在中 间留着长胡子的傲慢的祭司长身着锦缎祭服,他是一切统治者的神圣代表。画中不同 人物衣着打扮不同,行为姿态各异,简直是俄罗斯的缩影。画家的画笔触及了所有人 ,村长、警官、农民和乞丐挤满了画面,他们有着各式各样的社会心理负担。数百人 的宗教行列是以地主和祭司为排头,农民和乞丐只能靠边行走,尤其在前头刻画一位 跛子乞丐和农民妇女,那个拿小棍子的当差不准跛脚孩子走近行列,这一切都表明了 画家的态度。原来画家只重视场面的光与色彩表现,托尔斯泰看后指出画中没有重视 人物本身的刻画,没有画出作品的基本思想。列宾接受了,完成后的这幅画描绘了烈 日下行进的群众,在这里光的照,加强了对人物的形象刻画,深刻地揭示了人物和时 代的本质。这幅画以鲜明的色彩,开放运动的构图,给观众巨大的视觉冲击。

人物影响

在一系列肖像画中,最杰出的是《穆索尔斯基肖像》、《斯塔索夫肖像》、《托尔斯 泰肖像》。还喜欢用轻松、欢快的笔调描绘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诸如《蜻蜓》、《休 息》、《秋天的花束》等,实际上是一种类似风俗画的肖像画。在皇家美术学院任教 的14年中,他为俄国美术界培养了一代后起之秀。晚年以自传体形式写了回忆录《抚 今追昔》。

为了描绘沙皇统治下俄国劳动人民的痛苦生活,他在毕业前曾两度到伏尔加去,对纤 夫的生活作了长期的观察,画了许多速写,熟悉并了解他们的个性和生活经历。在经 过反复推敲和长时期的酝酿之后,列宾笔下的纤夫们,既是苦难的生活底层的人们, 也是有毅力的生活的强者。在构图上列宾利用了沙滩的地形和河湾的转折,使11个纤 夫犹如一组雕刻群像,被塑造在一座黄色的、高起的底座上。画面上对伏尔加河的景 色作了很好的布局,使这幅尺寸不很大的画面具有宏伟深远的感觉。它不仅揭示了现 实的矛盾,同时肯定了社会的积极力量,使俄国风俗画增添了新的语言。

来源:领袖家人物百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次更新 由努力搬砖小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