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杜南

编辑

亨利·杜南(Jean Henri Dunant,1828年5月8日—1910年10月30日),男,出生于瑞士日内瓦,瑞士商人、人道主义者、1901年第一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创办人、一位不可不知的伟大人物,开辟了一项誉满全球、造福全人类的伟大事业,尊称“红十字会之父”。

其生日——每年的5月8日(其生日)是世界红十字日。近半个世纪以来,每到这一天,全世界崇尚人道主义的人都在纪念一位感动全人类并改变人类历史的伟大人物——国际红十字运动之父亨利·杜南。

人物生平

在瑞士苏黎世某处的苍松翠柏间,耸立着一座白色的大理石纪念碑,碑上正面的浮雕是一位白衣战士,他正跪下给一个濒于死亡的伤兵喂水;碑的背面刻着几行字:让·亨利·杜南,1828-1910,红十字会创始人。

1828年5月8日,亨利·杜南出生在瑞士日内瓦一个富裕家庭,他的父亲让·雅克·杜南是个银行家兼任救贫收容局督导员,负责管理孤儿院,母亲笃信宗教。

杜南生长的年代正是人道主义思想在欧洲蔓延的时代,从小随母亲到贫民窟救助穷人,杜南天性中的慷慨被不断放大。七八岁时,杜南曾亲眼目睹身戴镣铐的囚犯在戒备森严的看管下装卸货物,他深深为之触动,发誓要在有生之年让这些犯人获得自由。当时人们最关注人道问题,如废除死刑、改革监狱、劳工立法等,而传教士们则宣传普渡众生。成年后,杜南加入了基督青年会,把业余时间都花在了访贫问病的活动上。每逢星期日,人们都能看到杜南进出日内瓦监狱,他给犯人送去书刊,并安慰他们……1853年,26岁的杜南子承父业,在北非的阿尔及利亚开始了商人和银行家的职业生涯。在这段时间,杜南目睹了奴隶贸易和奴隶制的残酷,反对奴隶贸易的《汤姆叔叔的小屋》是他最爱读的书。然而,谁也不会想到,数年之后,这个富豪家庭出身的商界新星,会把所有热情和精力都倾注到一项与己无关的事业上,竟使自己变得一贫如洗;但也正因为这项“与己无关”的事业,他得到了全人类的尊敬和爱戴。

年青时他亦致力于基督教青年会(YMCA)的工作,还成立了日内瓦支会。26岁杜南开始进入企业工作,游历了北非与西西里,这给他带来了一些财富与企业经营的经验。之后他干脆自己在阿尔及利亚成立公司,打算经营自己的事业。为了取得土地与水权,他前往意大利北部的伦巴底,打算直接向正在当地率军打仗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提出申请计划。就在1859年6月24日,他途经苏法利诺,正好遇上法国、萨丁尼亚联军正在对奥地利作战,双方死伤惨重,战场上都是无人照顾的伤兵。杜南先生亲眼目睹该惨状,为伤兵乏人照顾、辗转致死而感到震撼。因此他自愿地组织一支平民队伍,在近四万具尸体中抢救伤患,为无数受伤士兵给予基本医疗,并且自费购买必要的物资。

后来,他写了Un Souvenir de Solferino(《索尔费里诺回忆录》,1862年11月8日出版),当中建议设立一个民间中立的救援组织,以便在战争发生时,能及时救助在战场上受伤的伤兵。出版后,杜南周游欧洲各国来推展他的想法,他的提议得到了法国大作家雨果的声援,甚至连拿破仑三世都赞同他。后来日内瓦公共福利协会主席古斯塔·莫瓦尼埃(Gustave Moynier)注意到了这本书,并在1863年2月9日的会议中提出来讨论。随后他们组织了包括杜南与莫瓦尼埃在内的五人小组来开始进行研究杜南的构想的可行性。同年十月,瑞士赞助了一个国际会议以讨论实行杜南的想法的方法,共有16个国家参与了这次的会议。在1864年有12个国家签署了该文件,成为国际红十字会和首个日内瓦公约的基础。

杜南后来都在忙着红十字会与其它的人道救护事业,还推广成立类似世界图书馆的机构,因此没空管理自己的企业,而且最后那个水权也没拿到,因此在1867年宣告破产。由于他的公司牵涉太多人,此后他在日内瓦已经没有朋友,甚至连莫瓦尼埃都在想尽办法抢取杜南应得的名利。因此他把自己关入了与世隔绝的生活中。直到1890年一个教师在一个叫海登的小镇发现了他,才唤起世人一点注意,但随即又无声无息。1895年杜南在海登所住的一个疗养院附近又再度被一位记者发现,这次世界各地迟来的褒奖纷纷而至,包括提名他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1901年,他和弗雷德里克”帕西(国际和平联盟和各国议会联盟创办人)同获首届诺贝尔和平奖。关于其得奖有些争议,红十字会的创始来自杜南,可是他竟然被遗忘了。有些人建议他应取医学奖,因为那是红十字会的基本贡献。虽然晚期的杜南很贫穷,但他是他一直没有动用诺贝尔奖所提供的奖金,最后他把大部分的奖金捐给了挪威与瑞士的慈善事业。

1895年9月,圣加仑《东部瑞士人》报主编Georg Baumberger撰写了一篇文章记述一个月前在海登遇到的这位国际红十字会创始人。这篇名为“Henri Dunant, the founder of the Red Cross”(亨利·杜南,红十字会创办人)的文章见报后被欧洲各国报刊不断转载,引起轰动,杜南重新得到人们的重视与支持。他获得了瑞士Binet-Fendt奖和天主教教宗利奥十三世写来的信。由于来自俄国沙皇寡妇玛丽亚·费奥多萝芙娜的支持及其它捐助,他的财务状况得到大大改善。

1897年,当时在斯图加特担任教师的鲁道夫·米勒写了一本关于红十字会起源的书,对官方记述作出更改以强调杜南所起的作用。该书还附上了《索尔费里诺回忆录》。杜南开始与贝尔塔·冯·苏特纳通信,并撰写大量文章与著作。他尤其积极撰写女权文章,1897年还帮助仅在布鲁塞尔有过短暂活动的“绿十字”女性组织。

1901年,杜南和法国人弗雷德里克·帕西获得了首届诺贝尔和平奖。

1910年10月30日,杜南在海登逝世,终年82岁。他在遗嘱中决定把他遗产的大部分捐赠给挪威和瑞士的慈善团体。 同年,亨利·杜南获俄国托木斯克帝国大学(现托木斯克国立大学)名誉教授。

重要事件

加入赈济协会

他的父亲让·雅克·杜南是银行家兼任救贫收容局督导员,负责管理孤儿院,母亲笃信宗教。当时的人们最关注人道问题,如废除死刑、改革监狱、劳工立法等,而传教士们则宣传普渡众生。

杜农特及其一家人深受这一时代思潮的影响。杜南18岁就加入赈济协会,业余时间都用在访贫问病的活动上。

1859年,杜南为恢复法籍公民身份,并陈述他对开发阿尔及利亚的设想,决定前往意大利北部晋见正在那里指挥作战的法皇拿破仑三世。

1859年6月25日,途经索尔费里诺,他目睹了极其悲惨的战后情景。刚刚结束的法奥之战把4万多死伤的士兵遗弃在这里,伤兵们都在烈日蒸晒下呻吟嚎叫。他立即动员组织当地的居民(包括医生和护士)收容和安置4千多名伤兵,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救护和治疗。

索尔费里诺回忆录

杜南返回日内瓦后,着手写他的名著《索尔费里诺回忆录》,并于1862年11月自费出版,分别送给他的朋友和欧洲各国的君主和政治家。

杜南在书中提出两项重要建议:

一、在各国设立全国性的志愿的伤兵救护组织,平时开展救护训练,战时支援军队医疗工作;

二、签订一份给予军事医务人员和医疗机构及各国志愿者的伤兵救护组织以中立地位的国际公约。英国的南丁格尔女士复信积极支持他的建议。

红十字会

日内瓦公共福利会的成员为杜南的著作所感动,决定把他的建议付诸实施。1863年2月9日,伤兵救护国际委员会的五人委员会在日内瓦成立,瑞士陆军总司令杜福尔将军担任主席,杜南担任秘书,其他三位成员是:莫瓦尼埃律师,阿匹亚医生、莫诺瓦医生。五人委员会倡仪在日内瓦召开一次国际会议,研究战地伤兵保护的方式和方法。为此,杜南到处奔走,行程3千多公里,游说他的主张,最终得到了各国的广泛支持。

1863年10月26日至29日,16个国家的36名代表在日内瓦雅典宫召开预备会议。会议决定:敦促各国建立伤兵救护委员会。不仅救护伤兵的机构和人员应该中立化,就是伤兵本人也应中立化。采用白底红十字臂章作为志愿救护人员的识别标志。

1864年8月8日到22日,瑞士联邦委员会和法国政府联合召集日内瓦外交代表会议,其中有12名特命全权代表。经过辩论,会议通过了国际委员会起草的《关于改善战地陆军伤者境遇之日内瓦公约》。

人道主义者

1867年,第一届国际红十字大会在巴黎举行,作为国际委员会的代表,杜南在会上首次提出1864年日内瓦公约所采纳的人道主义原则应扩大适用于战俘。1871年,由于他经营的公司破产,使他负债累累。在此后的12年里,他简直成了流浪汉,经常睡在亭子间或公园里,贫病交加,受尽了折磨,最终于1892年住进海登地区医院而不被人知晓。在那里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18年。

1895年,一位新闻记者去海登医院采访,无意中发现了杜南,并得知他就是红十字会的创始人,于是在报上作了报道。这篇报道轰动了全世界。瑞士联邦委员会颁发特奖,表彰杜南的行动”促进和平与团结”。莫斯科国际医学大会也为他颁奖,颂扬他为受苦人民所作的贡献。

许多国家的红十字会急切希望接纳他为会员或担任名誉会长。

获诺贝尔和平奖

1895年,杜南参加了妇女裁军大同盟活动。1901年,挪威政府授予他首届诺贝尔和平奖,但杜南未能去领奖,因为那时债主还在向他逼债。1910年10月30日,杜南在海登逝世,终年82岁。他在遗嘱中决定把他遗产的大部分捐赠给挪威和瑞士的慈善团体。

1901年,他和弗雷德里克·帕西(国际和平联盟和各国议会联盟创办人)同获首届诺贝尔和平奖。关于其得奖有些争议,但本着诺贝尔本人将奖项发给个人的遗愿,最终杜南得以获奖。在诺贝尔委员会上支持杜南的挪威军医Hans Daae成功将杜南的10.4万瑞士法朗奖金存在挪威银行,以避免被杜南的债主拿去。在杜南的余生中,他一直没有动用这笔奖金,最后他把大部分的奖金捐给了挪威与瑞士的慈善事业。

1948年,也即杜南逝世之后的第38年,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协会执行委员会建议,各国红十字会应尽量选择杜南生日(5月8日)作为世界红十字日。同年举行的协会第二十次理事会议正式批准这一建议。此后,每年5月8日,国际红十字组织和各国红十字会,都要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既是庆祝世界红十字日也是纪念杜南这位世界红十字运动的伟大创始人。

后世纪念

纪念亨利·杜南150周年活动。2009年6月的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150周年的纪念活动期间,索尔费里诺战役原址上,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红十字和红新月标志处处可见,数十个红尖顶的白色巨大帐篷内,不同肤色、不同国籍、说着不同语言的年轻人聚集其中,参加主题为“青年人在行动”的第三届世界红十字与红新月青年大会,回顾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历史和当前人道主义事业面临的严峻挑战,交流经验并接受培训。来自中国香港的萧景威对新华社记者说:“大会为我们提供了

与不同国家的人交流的机会,组织了紧急救护等培训,非常有意义。”

22日到26日,12名不同国籍的人道志愿者从日内瓦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总部出发,进行了一场不同寻常的500公里接力长跑。他们沿着杜南150年前的足迹,穿过他路过的主要城镇,最后抵达索尔费力诺。一位名叫尼古拉斯的参与者在女儿的陪伴下冲过终点后对新华社记者说:“虽然女儿不能跑完所有的路程,但在索尔费里诺,我们一起重走了当年亨利·杜南走过的路线。”

27日晚8时,纪念索尔费里诺战役和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150周年的盛大“火把游行”开始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近万名青年代表、人道主义志愿者及工作人员和村民们一起,从索尔费里诺山顶古堡出发,沿着当初杜南和村民从战场运送伤兵前往卡斯蒂廖内的路线行进。夜空下,一条火把长龙绵延伸展,人们手擎带有红十字标志的火把,在8公里长的行进中,想象当初杜南在冲天炮火下救助伤员的场景,体会首届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献身于人道主义事业的无私和伟大,表达对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支持。

夜深人散,小镇索尔费里诺又复归平静。150年前那场血腥战役的硝烟早已散尽,而从中诞生的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人道主义网络,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以及各国红十字会的数千万训练有素的志愿者在世界各地展开救助行动,其中过半是青年人。

28日,200名青年志愿者将从索尔费里诺出发,沿着杜南返乡的路线,前往日内瓦联合国总部,提交大会宣言,呼吁世界各国共同参与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发起的“共同的世界,你我的行动”大型活动,并积极投身人道主义行动。

150年后的今天,世界所需要的人道主义行动丝毫不比当年少。

杜南的话言犹在耳:“我们必须衷心地向各个国家、各个阶层的人们发出呼吁,无论是伟人们还是最贫困的劳动者。因为所有的人都能在各自的领域里,用不同的方式力所能及地做些事情,来帮助开展慈善工作。”

电影

《亨利·杜南:十字上的红》

英文名: Henry Dunant: Du rouge sur la croix

导演: Dominique Othenin-Girard

编剧: Dominique Othenin-Girard / Claude-Michel Rome

主演: Thomas Jouannet / 艾米莉·德奎恩 / Noémie Kocher

制片国家/地区:法国/瑞士/奥地利/阿尔及利亚

语言: 法语

上映日期: 2006-03-31

剧情简介 让·亨利·杜南(Jean Henri Dunant,1828年5月8日-1910年10月30日)是瑞士商人和人道主义者,红十字会创办人,后人尊称他为“红十字会之父”. 1859年,他于出差途中目睹了索尔弗利诺战役的后果。后来,他在自己的著作《索尔弗利诺回忆录》中记录了这段经历,书中的设想最终促成了1863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创立。 1864年的《日内瓦公约》也是以杜南的思想为基础。 1901年他和法国人弗雷德里克·帕西获得了首届诺贝尔和平奖。

这是一部虚构的电影,以亨利·杜南的人生故事为基础,表现了亨利·杜南人道主义精神和行为以及他对创立“红十字”的贡献。

来源:领袖家人物百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次更新 由努力搬砖小蚂蚁